• 10分六合

    更新时间:2018-11-21 14:10:18本章字数:2354字

    这世界上分三种人。

    好人、坏人、贾仁。

    ……

    清晨四点半,帝市,胜利小区。

    此时此刻,虽说太阳还没出来,但小区的广场上已经是人满为患,大爷大妈们收拾的光彩照人,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摇头摆尾、拍手跺脚,尽情挥洒着汗水,动静之大,方圆几公里内都被吵得鸡犬不宁。

    期间,几个睡眼惺忪的上班族打开窗冲着广场愤怒抗议,奈何大爷大妈们不以为然,依旧沉浸在广场舞带给他们的愉悦之中,年轻人无力的抗议声瞬间被劲爆的舞曲淹没。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动次打次…”

    正当老人们一脸沉醉跟着节奏奋力甩胳膊蹬腿儿的时候,一个浓妆艳抹的大妈慌慌张张跑过来,她踉跄着冲进人群中,扯着嗓子大吼一声。

    “大家注意!贾仁来啦!”

    这一嗓子让热闹的广场瞬间安静下来,大爷大妈们僵在原地,每个人脸上慢慢浮现出恐惧的神色,仿佛听到了什么可怕的消息一样。

    下一秒,广场立马炸开了锅。

    “哗!”

    大爷大妈们四下奔逃,地上散落着扇子、丝巾,有人不小心摔倒了,赶紧连滚带爬的站起来继续跑,丝毫不敢耽误时间,整个广场乱成一锅粥。

    不到一分钟的工夫,广场便空无一人,周围安静的好似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时,那个令广场舞大爷大妈闻风丧胆的男人由远至近走了过来。

    深蓝色西装、酒红色领带、梳得整整齐齐的三七分…棱角分明的五官搭配一身笔挺的西装,令这个男人看上去仿佛一个优雅的绅士。

    他不紧不慢地走近,看了一眼安静的广场,满意的点点头,面不改色的朝小区大门口走去。

    ……

    胜利小区外面的垃圾桶,两个老大爷正站在一旁用手在垃圾桶里挑挑拣拣,他们俩每人手里都提着个布袋子,里面装着被踩扁的瓶子和废纸壳。

    “哎,最近不景气啊,翻了十几个垃圾桶,就捡到俩瓶子,真愁人。”一个大爷唉声叹气道。

    “你能捡到俩就不错了,自从他来了之后,附近垃圾桶里就再没值钱的玩意儿,唉!这挨千刀的小子!”另一个老大爷抱怨道。

    “听说附近小区所有的垃圾桶他都不放过,看来以后想捡几个瓶子都得坐公交去别的地儿了。”

    “确实,唉…”

    两人正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其中一个老大爷一眼看到走出小区的西装男,惊恐万分的张大了嘴巴。

    “贾…贾仁!”

    话音未落,两位老人心照不宣的掉头就跑,全然不顾垃圾桶里面还没来得及捡的空瓶子。

    贾仁完全无视了落荒而逃的两个老大爷,他走到刚才的垃圾桶,从身上摸出一副黑色纯皮手套慢条斯理的戴上,然后又不知从哪儿扯出一个半人高的麻袋。

    他十分优雅的弯腰探进垃圾桶,拇指和食指捏起一个空饮料瓶轻轻放在地上,用擦得锃亮的皮鞋踩在上面,狠狠将它碾成饼状物,紧接着,他将踩扁的瓶子捡起来吹了吹上面的灰尘,像把玩一件艺术品一样将瓶子小心翼翼的放进袋子,然后,他便拎着麻袋继续下一个垃圾桶。

    ……

    两小时后,贾仁扛着鼓鼓囊囊的麻袋满载而归,他一身西装却扛着脏兮兮的麻袋引来路人们纷纷侧目,但他却丝毫不在意,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当贾仁回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就见马路上围了一群人。

    一个穿着白背心的老人四仰八叉的躺在马路中间,他面前停着一辆自行车,车旁边是一个手足无措的年轻姑娘,老人一边装模作样的直哼哼,一边眯着眼睛偷偷观察周围情况。

    “哎呦,小姑娘你撞死我了…今天你不掏个2000块钱我感觉我是起不来了…”

    围观的人都清楚怎么回事儿,只是这老头儿碰瓷儿一辆自行车这也太说不过去了,不少人在旁边替姑娘愤愤不平,但却没人敢上前做点什么。

    贾仁扛着麻袋挤过人群,居高临下的瞄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老头儿,不屑的笑了笑,接着不由分说照着老头儿大腿就是一脚。

    “砰!”

    老头儿疼得龇牙咧嘴,暗骂一声睁开了眼。

    “谁他妈敢踢…”

    结果老头儿一看是贾仁,整个人像见了鬼一样被吓得嘴角一抽,就地来了个鲤鱼打挺,跟百米运动员似的一溜烟跑没影了。

    人群中发出阵阵惊叹,被碰瓷的姑娘一阵感激的冲贾仁道谢,人们没想到这碰瓷儿老人会落荒而逃,正在大家纷纷猜测这个身穿西装、扛着麻袋的男人是何方神圣时,他却在众人赞赏的目光中渐行渐远,深藏功与名。

    像往常一样,贾仁走到小区旁边的早餐铺子,找了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他轻车熟路的把麻袋放在墙角,抬头对店老板打了个响指。

    “三根油条,七成熟,一碗豆腐脑,不要卤子。”

    “好嘞!您稍等!”

    店老板似乎十分清楚贾仁的口味,很快就把油条和豆腐脑端上了桌,又给他端了盘小菜。

    “哥们,赠你盘咸菜,自己家腌的,味儿很地道。”

    贾仁彬彬有礼的冲老板点点头:“谢谢。”

    “您太客气了,是我们该谢谢你才对。”店老板憨笑道。

    贾仁闻言淡淡一笑:“举手之劳。”

    胜利小区是一个老龄化小区,这里房租便宜,很多外来打工的年轻人选择在这儿租房,由于老年人的生活方式与年轻人截然相反,因此,胜利小区经常发生些不愉快的事情。

    上班族加班到深夜想多睡会儿,可惜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们不允许;年轻人提着垃圾行走在小区,他们就成了老年人眼里的宝贝,老人们会争相过来抢年轻人手上的塑料瓶纸箱,十分尴尬;下班买菜买生活用品提回来,老人们又盯着你的袋子看,恨不得把它盯穿…在这里,年轻人与老年人斗智斗勇的事迹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可惜,最后都以年轻人失败而告终。

    半年前,贾仁搬到胜利小区,在小区的底商开了一家公司,也就是从那时起,整个小区都消停了。

    垃圾桶里什么值钱东西都捡不着、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见了贾仁就跑、没人敢在贾仁面前倚老卖老…贾仁不知不觉成了老年人的克星,没人知道他究竟用了什么手段。

    ……

    吃过早餐,贾仁扛着麻袋朝着自己公司方向走去,一路上,见到他的老人都纷纷躲着走,就像见到了瘟神一样。

    绕过居民区,远处是一排底商,离老远望去几十号人在一家店门前排着长长的队,店上头没有招牌、没有华丽的装潢,只有一面冷冰冰、生了锈的卷帘门。

    排队的人群非常焦灼,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哀愁,他们见贾仁走来,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刚才的愁眉苦脸全都一扫而光。

    贾仁径直走到卷帘门前拿钥匙开了锁,带着排在队首一个满脸胡子的中年男人走进了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