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发十分六合

    更新时间:2019-03-27 16:28:08本章字数:2051字

    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起,刘斯文哭丧着脸道:“彪哥,出事了,我被店里员工给…”

    “事情我都知道了。”电话里传来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

    对于电话那头的人如此神通广大,刘斯文并不感到诧异,他咽了口唾沫:“我想跟你借点人手,好好收拾一下这帮…”

    “自首吧。”

    刘斯文一愣,眉头皱了起来:“彪哥,你在开玩笑吗?”

    电话那头十分冷静道:“自首总比被抓进去强,在里面蹲几年,反思反思也好。”

    刘斯文脸一沉,用威胁的语气说道:“我要是进去了,总公司肯定也会受牵连,到时候我把那些事儿全招了,咱们一起蹲监狱吧!”

    电话里传来一阵笑声:“你可以试试。”

    刘斯文握着拳头,沉默了半分钟之后,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颓然道:“彪哥,我一直对总公司忠心耿耿,现在要出事了,你们可不能见死不救,一定要帮帮我啊!”

    “我们已经在帮你了,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你去自首,把洪福养生馆的事儿自己扛下来。”

    刘斯文听完不再说话,听着电话里的声音继续说着。

    “这次搞你的人是有备而来,你的把柄已经被对方握在手里了,进去是肯定的,所以我让你主动自首,争取宽大处理,等回头找机会我们再想办法捞你出来。”

    刘斯文咬牙切齿道:“彪哥,我进去倒是可以,但咱们就这么被摆了一道,你可得给我出这口恶气啊!”

    “你放心,这几个小角色,我肯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只不过不是现在,毕竟他们之所以搞你,真正目的就是为了搞总公司,等事情缓一缓,这仇,肯定是要报的。”

    刘斯文舒了口气,他握紧拳头一脸凝重道:“彪哥,你可一定要把我弄出去啊!我求求你了!”

    “看你进去之后的表现了。”

    ……

    贾仁他们在地下室找到了刘斯文的保险柜,宫玉用钥匙打开保险柜拿到了里面的文件和资料,并且整理出洪福养生馆构成诈骗罪的证据,掌握了这些证据,洪福养生馆会被依法处理。

    “总算是找到了猫腻,这下看我看他们还有什么办法。”宫玉大快人心道。

    贾仁翻看着那些证据,也是连连感叹:“刘斯文如意算盘打的也是够好,藏得这么深,把这些交给警方,洪福养生馆垮台是铁定的事实,这帮坑骗老人的销售员也都得进去蹲上几年。”

    宫玉一脸期待:“终于要把幕后黑手引出来了,我等这一刻等了好久。”

    洪福养生馆是金健康集团盈利较多的公司,它要是垮台了,金健康高层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宫玉就等着幕后老板出面,她好顺藤摸瓜,将整个金健康集团一网打尽。

    贾仁他们把证据整理好之后,正打算动身提交给警方,没想到警方先他们一步上了门,这时,他们才从警方口中得知,刘斯文自首了,而且他对洪福养生馆所有罪证供认不讳。

    由于贾仁他们提供的证据、以及刘斯文自首的口供,全都指明了洪福养生馆的罪行,并未涉及到其他公司,因此,整个事情以洪福养生馆被彻底查封、刘斯文以及相关员工被刑拘而告终。

    ……

    事情告一段落之后,贾仁他们重返洪福小区,看着小区老人们一脸恍然的站在被查封的养生馆门口指指点点,贾仁他们长舒了一口气,但同样,令他们烦恼的事情也随之而来。

    “真没想到,刘斯文的背后老板真够狠的,就这么眼看着洪福养生馆被咱们搞垮,屁都没放一个。”贾仁说道。

    宫玉疑惑道:“难道是咱们的身份被发现了?或者说店里员工有金健康的眼线?”

    “这个应该不会,要真有眼线,估计咱们都没机会入职,我觉得问题一定出在别的地方…没准,咱们在养生馆的一举一动都被别人监视了呢?”贾仁猜测道。

    宫玉点点头:“是有这个可能,哎,这样的话,要想扳倒金健康集团就更难了。”

    见宫玉一脸沮丧的样子,贾仁安慰道:“先别去想扳倒金健康集团的事了,至少咱们迈出了第一步,把洪福养生馆干掉了,让不少买保健品的老人迷途知返,而且我相信,这次咱们端掉养生馆一定也让幕后黑手大挫锐气,估计他们已经没胆儿再去骗老人了,回头你把咱们这次事件写篇文章,社会上其他卖保健品的公司也会收敛很多。”

    看着被摘了招牌的洪福养生馆,又看了看那些老人们后悔不已的表情,宫玉神色稍缓:“你说得对,不管怎么说,靠咱们的努力干掉了一家坑骗老人的保健品公司,不管刘斯文背后老板是谁,也不管金健康集团下面还有多少个公司,从今往后,咱们只要发现一家,就干一家,跟他们死磕到底!”

    “你这么想就对了。”

    说完,贾仁看了看手表:“走吧,时间也不早了,回去把大家伙叫到一起吃个饭。”

    宫玉疑惑道:“吃哪门子的饭啊?”

    “这么有意义的事情咱们不得庆祝一下,大吃大喝一顿么?”

    宫玉反应过来一笑:“确实值得庆祝,不过你那酒量我可不敢恭维。”

    “放心,这次绝对不会缝裤子!你别害怕。”

    “我当然不怕,反正你只对男人感兴趣。”

    ……

    贾仁和宫玉有说有笑的离开了洪福小区,那些站在洪福养生馆门前唏嘘不已的老人们也渐渐散去,早晨还热闹的养生馆,到了晚上却冷冷清清像是废弃了一样,有几个老人得知自己受骗了之后,气的将养生馆窗户全部砸碎,以发泄心里的怒气。

    一切尘埃落定,人们全部散去之后,正对着养生馆的居民楼一层,这户人家从早到晚一直拉着窗帘,即使现在天完全黑下来屋子里也没有一点光亮。

    透过窗帘,屋子深处摆着一张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只能看到轮廓的光头男人。

    黑暗中,这个光头男人的眼睛一直盯着对面的养生馆,所有的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