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k10计划

    更新时间:2019-03-27 18:41:50本章字数:2188字

    贾仁和宫玉两人商量了一路去哪家饭店搓一顿,最后还是决定在家楼下吃烧烤。

    只不过等贾仁给大家打电话的时候,大家伙却说什么都不出来,每个人都有非常合适的理由,老田约了楼下李阿姨共进烛光晚餐;陶萍在家做好了饭陪着贾萌萌跟韩乐乐正在吃;张卜开来生意了他带着韩欧霸和侯小超去哭丧…几人非常巧妙的避开了晚上这顿饭。

    宫玉见人不齐,说道:“要不改天再吃吧,这庆功宴韩欧霸那几个功臣都没在,咱们吃着也没意思。”

    贾仁摸了摸肚子:“没事,反正也得吃晚饭,累了一天了,就咱俩也行,简单吃一口吧。”

    宫玉点点头,她也确实是饿了,忙忙碌碌了一整天,两人折腾的又渴又饿,他们回到胜利小区,在楼下烧烤店找了个角落坐下,点了两瓶啤酒和满满一桌子烧烤,两人心照不宣的谁都没说话,一串接一串的大快朵颐起来。

    十几分钟之后,微微填饱肚子的两人这才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贾仁打了个饱嗝,拿着纸巾擦了擦嘴,给自己杯子满上啤酒,然后对着宫玉举起了酒杯。

    “来,为了咱们干掉洪福养生馆的伟大举动,干一杯!”

    宫玉举起酒杯跟他碰了下:“必须干,喝!”

    两人一饮而尽之后,各自满上自己杯里的酒,宫玉举起酒杯,微笑道:“贾老板,这杯,我敬你,洪福养生馆这件事,感谢你陪我一起当卧底。”

    贾仁受宠若惊的举起酒杯:“别介,正义宫爷,这杯应该我敬你,你一个女人有这魄力跟刘斯文他们对着干,我敬你是条汉子!”

    “既然咱们双方都有敬酒的理由,那干脆咱们一起连喝两杯算了。”

    “这主意好,喝!”

    于是,贾仁和宫玉连着喝了两杯,两瓶啤酒就这么在眨眼间喝光了。

    贾仁打了个酒嗝:“其实我真的很感谢你之前对我生意的照顾,要没有你写的那篇文章,就没有今天的夕阳红事务所。”

    宫玉摆摆手不以为然道:“我之所以写那篇文章,主要也是为了让你能够帮助更多的空巢老人,话说回来,一开始不了解你是怎么服务老人的,还误会你是骗子,后来我看到在你的陪伴下,老人们得到了幸福和快乐,于是我非常支持你这种代孝方式,毕竟,你让那些钱发挥出了应有的作用。”

    贾仁笑了笑:“这年头,儿女们花钱给老人买这买那,还不如好好陪老人去做一些他们想做的事情,所谓的孝顺孝顺,你都不顺着父母,光孝有个屁用?”

    宫玉眼里闪过一丝赞许之意:“你说的真好,孝顺、孝顺,不顺,何来孝?为这句话,咱们应该再喝一瓶。”

    “没毛病,老板,再来两瓶啤酒。”贾仁吆喝道。

    两人再次满上啤酒,对饮了一杯,贾仁拿起肉串边吃边感慨:“你别看代孝这活儿看起来好像挺容易,其实我挣得都是辛苦钱,你想想啊,我服务那些老人,什么性格都有,遇到脾气好的就不说了,碰上性格古怪的,那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多亏有陶姐他们默默跟着我,不然啊,我自己真的应付不过来。”

    宫玉抿了口酒,毫不避讳的说道:“其实第一次见到你的团队,我真觉得除了陶姐以外,你们仨看起来实在是太不靠谱了,有点像凑拢班子在一起糊弄事儿的感觉。”

    贾仁自嘲的笑道:“别说你了,有时候连我自己也这么感觉,我们几个站一块儿,确实不像什么好人。”

    说完,贾仁灌了一大口酒,有些微醺道:“哎,我们其实都是苦命人,老田打了一辈子光棍,无儿无女,过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小超天生低智,身体有缺陷,被父母遗弃从小在孤儿院生活,长大之后也是受尽了欺负,在医院当保安的时候还傻乎乎的替我挡了刀子;陶姐一个人赚钱供儿子念大学,家里老父亲的身体也不好,刚成立夕阳红事务所的时候我没钱,一个月就给人家500块钱,但陶姐也踏实的给我干活儿…”

    “韩欧霸和张卜开呢?”宫玉好奇道。

    “张卜开是纯粹胡搅蛮缠我没办法才让他加入,至于韩欧霸,其实我特别讨厌他,挺大个人了还像个初中生似的,后来有一天,萌萌放学被同学欺负,韩欧霸带着他儿子韩乐乐给萌萌出了头,我念在这份情谊,才让他加入了夕阳红事务所。”

    宫玉托着下巴:“没想到你人情味儿这么足呢?”

    贾仁拍了拍胸脯:“那必须,别看我这人一身毛病,但良心还在。”

    “那为了你的良心,干一杯。”

    “干!”

    ……

    几瓶啤酒下肚之后,贾仁和宫玉都有些醉了,两人的话借着酒劲儿越说越多,他们谈天说地,就好像两个久未谋面的好友一样滔滔不绝。

    宫玉眯着眼睛,一手晃动着酒瓶子,一手支着下巴,若有所思道:“父亲走后,其实我心里特别自责和内疚,我反思了一下自己,如果父亲在世的时候,我能多陪陪他,也不至于他会被那些该死的骗子害成这样。”

    贾仁醉的两眼发直,强作严肃的摆摆手:“不怪你,我跟你说,其实像咱们这个年纪的人群,对于老人的晚年生活普遍关注度就不是很高,毕竟咱们也有咱们的苦衷,就拿你来说吧,因为你要在外面打拼,混一口饭吃,你不得不背井离乡,要人人都是亿万富翁,谁愿意在外面风吹雨打的看别人脸色吃饭呢?”

    宫玉叹了口气:“小时候,不了解人生在世不称意这句话的意思,长大之后才知道,原来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都有这样那样的苦恼,活着,确实是一种勇气…”

    贾仁拍了拍宫玉的肩膀:“别想那些烦心事儿了,无论怎样,咱们还是得向前看。”

    宫玉摇摇晃晃的举起酒杯:“对,为了向前看,干一杯。”

    又是一杯啤酒下肚,宫玉眼神迷离的看着贾仁:“今晚光聊我的事情了,你还从来没好好说过你自己呢。”

    贾仁醉醺醺的傻笑:“你想听什么,尽管问。”

    宫玉双手支着下巴想了半天,满嘴酒气道:“我想到了,那个…你这么会孝敬老人,我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你父母的事儿?”

    这番话让傻笑的贾仁脸色一僵,他默默低下头,眼中露出极其复杂的神色,好像回忆起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