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分彩基本玩法

    更新时间:2019-03-29 17:19:17本章字数:2145字

    宫玉注意到贾仁脸上表情的变化,心里猜测出了大概,认识贾仁这么长时间,从没听他提起过自己的父母,要么是父母不在人世,要么是跟父母有什么矛盾,她举起酒杯和贾仁碰了一下:“怪我,不该提那些不开心的事,来,喝酒吧。”

    贾仁猛灌了一口啤酒,苦涩一笑:“不怪你,我只是在琢磨从哪儿开始说。”

    他盯着啤酒瓶子里的泡沫,满嘴酒气的缓缓道:“我其实也没什么凄惨的身世,那个女人在她19岁的时候生下了我,在我还没满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抛弃了她和我,从小到大一直是我和那个女人一起生活。”

    宫玉叹了口气:“你们母子挺不容易。”

    贾仁摇摇头:“其实严格来讲,我们不能算母子,充其量就是抱团取暖的受害者罢了。”

    “为何这么说?”

    “因为天底下没有妈像她这样。”

    说完,贾仁脱掉了衬衫,光着上半身转过去背对着宫玉,他的背上伤痕累累,各种各样的伤疤随处可见,烟头烫伤、鞭子抽伤、刀划伤…宫玉看着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又吃惊又气愤。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贾仁穿好衣服:“不知道,反正从小到大,只要她心情不好,比如在外面打牌输钱了、跟别人吵架了、需要交学费了…等等,不管跟我有没有关系,都得毒打我一顿。”

    “这已经不是毒打了,这简直是虐待啊。”宫玉有些心疼道。

    贾仁不以为然的笑道:“比起这些,我其实最受不了的是她太自私,说出来不怕你笑话,她说我上学太浪费钱,所以我连初中都没念完就被迫辍学去饭店打工,白天端盘子洗碗,什么脏活累活都干,下班回去还得给她准备晚饭,如果我没准备饭她就骂我不孝顺,每个月除了买菜做饭以外,我打工赚来的钱全部打到她的卡上。”

    “她的日子倒是快活,没事就去打牌、出去旅游、泡温泉,只要一没钱了就回家等着我下个月发工资,那时的我特别盼望她不在家的日子,起码没人打我骂我,能睡个安稳觉。”

    “后来,连续的疲劳工作让我身体有些吃不消,在一个冬天的早晨,我发烧起不来床,她担心我不去上班扣工资,于是想尽办法让我起床,大冷天的,她接了一盆冷水直接泼到我身上,我当时浑身又冷又疼,长那么大,我头一回委屈的哭了,当时我想死的心都有了,要不是邻居见我我可怜送我去医院,我恐怕活不到今天。”

    宫玉听着贾仁说的话,满脸的不可思议,要不是听贾仁亲口所说,她根本无法想象世界上还有这样自私狠毒的母亲。

    “在饭店干了几年之后,我也年满18岁成年了,她嫌我在饭店打零工赚的太少,于是瞒着我给我换了个建筑工地出苦力的活儿,我死活不去,结果她找了几个工地的民工给我硬拉过去,在工地干了半个月,我实在扛不住,在一个下雨的夜里,我偷偷地跑出工地,揣着仅有的800块钱,在客车站随便买了一张去外地的车票,没有目的地,只想快点离开家乡,离开那个有她的城市,这一走,就是十多年。”

    贾仁眼眶有些红,他搓了把脸,长叹一口气:“离家出走这十多年,虽说也吃了不少苦、受过不少委屈,但起码我活的像个人,再加上这两年我创办的夕阳红事务所,买了房、买了车,日子也渐渐好了起来。”

    宫玉一阵唏嘘,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沉默了几秒钟开口道:“那她这么多年,就没找过你么?”

    “当然找过,刚发现我离家出走那会儿,她满世界找我,只不过她一直不知道我在帝市,后来找了两年就不找了。”贾仁苦笑道。

    “为什么?”

    “因为她听说我要结婚,吓得不敢露面,怕我跟她要彩礼钱、买房钱。”

    宫玉一阵无语,贾仁却不以为然道:“像现在这样的日子挺好,反正她存不存在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在外人眼里,我不过是个无父无母的人罢了…”

    贾仁将瓶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没心没肺的笑了几声:“你应该替我感到高兴,我这叫脱离苦海,要是现在她还缠着我,我和萌萌父女俩的日子肯定没法过。”

    宫玉气愤的握着拳头:“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有这样的遭遇,也难怪从来没听你提起你的家事,现在我能理解了。”

    贾仁点点头又点了一箱啤酒,他举起酒杯醉眼迷离的看着宫玉:“这些话憋在我肚子里十多年了,今天说出来感觉痛快不少,来,借着心里的痛快劲儿,咱们今天不醉不归!”

    宫玉豪爽一笑,直接举起酒瓶子对瓶吹,狭小的烧烤店,烟熏火燎的味道之中,隐隐多了一丝温馨。

    ……

    这一夜,贾仁和宫玉敞开心扉,把各自的喜怒哀乐全都倾诉给对方,贾仁对宫玉有了新的认识,他发现了宫玉身上善解人意、温柔体贴的一面,而宫玉也看到了贾仁散发着男人魅力的那一面,她更明白了贾仁之所以对老人十分偏激,都是因为他母亲的原因。

    在酒精的作用下,两人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直到身边的空酒瓶子越来越多、顾客越来越少,到最后,整个烧烤店就只剩下酩酊大醉的他们。

    贾仁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他没想到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宫玉举着两个空酒瓶子一边唱歌一边耍酒疯,烧烤店老板生无可恋的坐在收银台前看着他们。

    “老板…结…结账…”

    烧烤店老板如蒙大赦一样赶紧把单子递过去,贾仁看都没看一眼,随手塞给老板几张百元大钞,踉跄着起身,扶着宫玉走出烧烤店。

    由于胜利小区是老人小区,附近非常偏僻,凌晨一点多周围漆黑一片,连个人影都没有,贾仁打着酒嗝:“我叫个车…送你回家…”

    宫玉醉醺醺的摆摆手:“你个废物…回什么家回家,我还没喝够!你自己回去吧…”

    “别闹…赶紧告诉我你家在哪儿…”贾仁打着晃问道。

    宫玉不再说话,她抱着大树嘿嘿傻笑,贾仁拿出手机等了半天叫不到一辆车,他看着抱着大树喝断片的宫玉,只好扛起她朝着自己家踉跄着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