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9-04-02 15:00:00本章字数:4321字

    第十七章、谢东和郝佳明

    和郝佳明接触了几次,她就叫我罗老师,在夜总会还是第一次有人叫我老师,这让我感到很亲切。

    郝佳明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非常善良。郝佳明从小就没有母亲,家里除了爸爸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进过监狱的哥哥。家里的住房小到让人难以相信的程度。郝佳明已经二十岁了,还得同妹妹一起和爸爸哥哥济在一个炕上睡。

    郝佳明十六岁就开始做临时工,那个经常不回家的哥哥回来就和佳明要钱,如果不给,佳明就得挨打。真是自古红颜多薄命啊!

    自从郝佳明到跨世纪作秘书,每天就是接接电话,管管收发就可以挣五百块钱,特别是艺乐城还提供宿舍,这一切对这个郝佳明来讲,简直像进了天堂。

    可是,昨天李子民打电话告诉我说,郝佳明辞职不干了。他让我去劝劝她,一定让她回来。李子民说,他安排郝佳明到办公室的目的,就是为了制造谢东和梅香之间的矛盾,现在已经初见成效,如果佳明不干了,他的计划就落空了。

    郝佳明为什么会辞职呢。

    罗刚到郝佳明家的时候,郝佳明在院子里洗衣服,罗刚敲门,一条大狗狂吠,郝佳明喝退狗,问:谁呀?罗刚说:罗刚。郝佳明赶紧把门打开。

    郝佳明奇怪的说:罗老师,你怎么来了?

    狗又上来,郝佳明对着狗说:去,上窝里呆着去。狗很不情愿的钻到了窝里,可还在呜呜的叫。郝佳明拿了一个小板凳让罗刚坐。

    郝佳明说:是不是李经理让你来的?

    罗刚说:没错,他让我来劝你不要辞职。

    佳明说:那你认为我不该辞职么?那个谢东那么流氓。

    罗刚说:和罗老师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郝佳明就把那天上午发生的事情和罗刚说了。

    郝佳明每天上午八点来到公司上班,她每天除了接电话什么事情都没有,觉得很无聊。一天,她问谢东,自己都来了十多天了,怎么还不给自己分配工作。谢东说现在是试用期,要看看你的工作能力。郝佳明说可是我没有工作呀。谢东问郝佳明以前有没有做过秘书工作?佳明说没有做过,谢东又问有没有接受过培训?佳明也说没有,谢东就说那我今天就先对你进行培训吧。你会打电话么?佳明说打电话谁都会呀。谢东说那可不一定,跨世纪的电话要这样打。说着,他拿起电话听筒说:你好,这里是跨世纪艺乐城,请问您找那一位,好的,请稍等。你记住了么?佳明说记住了。谢东让郝佳明模仿一下,郝佳明就重复了一遍谢东刚才的话。谢东说郝小姐真的很聪明,以后接听电话就要这样子,结束通话的时候一定要说再见。

    接着谢东又问郝佳明会不会喝酒,郝佳明说不会,谢东说当秘书绝不可以不会喝酒的。走,咱们上饭店,我培训你怎么陪客人喝酒。

    谢东把郝佳明领到一家饭店,找了一间包房,培训他如何陪客人喝酒。谢东说,秘书要经常培总经理招待客人,客人能不能喝好,主要看秘书的酒量,还要看秘书会不会劝酒。比如今天,我就是客人,你要是能把我陪好,你就通过了考试。

    郝佳明哪里会劝酒,她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善于讲话,再说,她连上点儿档次的酒会都没参加过,她只知道看着谢东带几分傻气的笑。

    谢东看他确实什么也不懂,就说,这样吧,你来当客人,我来当秘书,你看我怎样陪客。于是谢东就模仿女人的样子,女人的腔调开始劝酒,谢东本来就长得丑,再那样女里女气的一表演就十分滑稽可笑,佳明看着他那个样子,笑的止也止不住。

    男人大多都喜欢看漂亮女人笑,佳明长的白,一笑起来,脸色白里透红就更好看,谢东十分开心。佳明一点酒也没喝,谢东却一杯接一杯的喝,佳明怕他喝醉了,就一会儿说一句,谢总别喝了,再喝就醉了。

    谢东说:我最喜欢的东西只有两样,一个是女人,一个是酒,我不会醉,你懂不懂?再给我倒上一杯,我给你讲个笑话,我喜欢看你笑你懂不懂。

    谢东说:你知道日本军队为什么叫皇军么?

    佳明说:不知道。

    谢东说:因为日本军队到处找慰安妇,所以叫“黄”军。郝佳明没懂什么意思,傻傻的看着谢东。谢东说:后来日本军队不叫皇军了,叫自卫队了,知不知道是为什么?佳明摇头,谢东说战后,日本军队没有慰安妇了,那些军人就只好自己解决那种事情,所以就叫“自慰队”。自慰就是日自己,所以也叫日本人。

    郝佳明没听懂谢东讲的关于皇军的笑话,所以她没笑。

    谢东有点儿少兴,他想了想说:刚才那个不可笑,再讲一个你一定会笑。他说:台湾的高速公路很发达,每条公路的名字都以公路两边城市的名字来命名。比如台北到台南的公路,就叫台北台南公路,可是这样讲麻烦得很,所以就叫简称,北南公路。那么你说,花莲到新竹的公路应该叫什么名字?

    郝佳明想了一想说:是不是应该叫花新公路?

    谢东说:你太聪明了。那我再问你,基隆到巴户的公路应该怎样叫?

    郝佳明想了想,一下想明白了,她想笑还不敢笑,不笑还有点憋不住,她只好把头低下说:不知道。

    谢东最希望看到的就是佳明的这个样子。他说:你知道,讲出来,一定要讲出来,不讲就罚你酒。

    郝佳明还是摇头,坚持说不知道,谢东不依不饶,起身走到佳明的身边说:小声说也可以,不然的话用你的手在我身上的某一个部位做一个动作也可以。

    佳明脸上的笑意完全消失了,她抬起头说,谢总,你怎么那么缺德!

    谢东用这个办法勾引女人上床可以说是百试不爽,假如郝佳明,说出那两个字,或者用手在他的那个部位碰一下,接下来他就会把话题转向脐下三寸,转向男欢女爱。没想到这个带几分傻气的女孩竟说出那么一句话来,谢东十分沮丧。

    谢东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一口喝干了一杯酒,自己一边倒一边说:你说得很对,我很缺德,可是哪一个男人不是一样缺德,见了漂亮的女人想不到那件事,这样的男人一定是有毛病。说完又喝了一杯,佳明看谢总不高兴了,就一再劝谢总别喝了,可是越劝他越喝,越喝话越多。

    谢东说:我很痛苦很孤独你知不知道?我的家在台湾,我只有一个母亲,是母亲把我养大的,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我的母亲过去也是个夜总会的小姐,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让我的妈妈生下了我。我的妈妈是靠卖笑把我养大得,我在台湾什么都坐过,我学厨师,当少爷,都他妈受人家欺负。我不甘心,我想赚一大笔钱,让我生病的妈妈过上好日子,我加入黑社会,帮人家打架,我他妈浑身都是伤。可是在台湾,小混混赚不到大钱的,我就去贩毒,钱还没有赚到多少,警察就要抓我,你知道,贩毒是要杀头的,我就跑到大陆。可是这一跑就是三年多,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的妈妈怎么样了。我的妈妈早就盼着我结婚,给他生一个小孩,我喜欢梅香,可这个没良心的骚货早晚要离开我,你知不知道。

    郝佳明对谢东有了几分同情,她说:她怎么会离开你呢?

    谢东说:我是梅香的恩人你知不知道,没有我就没有她的今天你知不知道。可是他现在却要去爱别人,爱那个方伟,那个公子哥,我早晚要杀了他你信不信。

    谢东边讲边喝,一瓶“大泉源”喝完了,他的那点儿事儿也讲完了,人也基本醉了。

    谢东晃晃悠悠的往外走,佳明去扶他,他趁势揽住佳明的脖子,上车下车他都表现出醉的不成样子,可一进他的办公室就把郝佳明压在沙发上乱摸乱吻,佳明拼命的挣扎,两个人滚落到地毯上,谢东就势骑在郝佳明的身上,佳明无法脱身,就喊了起来,隔壁的徐莹莹听见喊声跑了过来。

    谢东十分狼狈的爬起来,郝佳明一下子扑到徐莹莹的怀里哭了起来。

    谢东说:千万不要告诉梅香。郝小姐对不起,我喝多了。说完就一头躺在沙发上装睡。

    郝佳明讲完了,她问罗刚:你说这个家伙这么流氓,我还能在给他当秘书吗?

    罗刚说:对,应该辞职,换上我,我也会辞职。

    佳明说:那你还来劝我?

    罗刚说:我不是来劝你,我只是来看看你,看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佳明说:看看再说吧,现在没什么打算。

    罗刚问佳明:也就是说,你至少在没有新的工作之前,就得在这个小院子里重复你以往的生活?姑娘一脸的茫然看着罗刚。罗刚接着说:你辞职的唯一原因就是谢东的那个行为对不对?佳明点头。罗刚说:假如没有发生那件事,你是不会离开艺乐城的对吧?佳明点头。罗刚说:如果有人能够保证今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你就可以留下对不对?

    佳明想了想说:可是谁能保证呢?

    罗刚说:你。

    郝佳明十分疑惑的看着罗刚说:我?那事儿又不怨我,我怎么能保证?

    罗刚说:问题恰恰出在这里,发生类似的事情,所有的女孩子都会认为不怨自己,你们错就错在不去分析事情发生的原因。佳明你想一想,长的丑陋不堪的女子会不会有类似的经历?佳明笑了,她摇了摇头。

    罗刚接着说:没错,事情发生在你身上,是因为你长得漂亮,而男人都喜欢漂亮的女人,就像刚才你一笑就非常美。长得美是女人的一大优势,如果善于利用这一优势,就会改变自己的生存状况,不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女人的美反而会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甚至灾难。而古往今来许许多多美丽的女人就因为不善于利用自己的美,因而才造就了红颜薄命这句凄艳的成语。

    佳明又笑了,她说:你说的我不太懂,你说怎么做才叫善于利用。

    罗刚说:保护自己。

    郝佳明说:怎么保护?女的又没有劲儿,学武术?

    这回轮到罗刚笑了,他说:我说的保护,不是说用力气保护,而是——,他想了想说:有那么一句俗语,说是,“母狗不掉腚,公狗不赶上”,这句话说得虽然粗俗,但很形象。

    佳明打断罗刚的话说:才不对呢,人跟狗不一样,那你说那些强奸犯呢,怨女的么?

    罗刚赶紧说:对不起,刚才的例子不恰当。我是说,和男人接触无论在空间上还是心理上都要把握一个恰当的尺度,不给那种男人创造任何机会。比如那天,如果你不和谢东一起喝酒,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么?

    佳明说:那天他说是培训,我哪知道他会那样。

    罗刚说:现在你不就知道了?这就叫吃一堑长一智。你只要学会保护自己,就不用离开艺乐城。如果不知道怎样保护自己,即使你离开了谢东,还有可能遇到张东,王东,李东,以及形形色色的各种东,各种西,各种东西,以及各种不是东西的东西。

    佳明又笑了,笑得十分灿烂,但旋即那灿烂就又在那张美丽的脸上消失了。

    她说:我要是还干的话,他不是还有机会?办公室里经常只有两个人,不是和李经理在一起,就是那个姓谢的,那个李子民我也有点儿害怕他,他的眼神儿总是色眯眯的。

    罗刚接着说:这正是我马上要说的,离开总经理办公室,但不离开艺乐城。

    佳明说:那我干什么?当服务生么?

    罗刚说:当迎宾。

    郝佳明眼睛一亮,说:我怎么没想到呢,对呀,当迎宾,我在三楼站,归你领导,我就再也不怕他了。

    罗刚帮郝佳明凉完衣服,佳明赶紧从洗好的衣服里把她自己的内衣内裤挑出来,自己一个个的往晾衣绳上挂。罗刚瞥了一眼佳明的内衣内裤,竟然都是自己做的!

    郝佳明穿上雪白的婚纱,像个美丽的新娘站在夜总会的楼梯口,彬彬有礼的向每一个客人说:欢迎光临。几乎每一个客人都要回头再看一眼。就连最排斥他的徐莹莹都赞叹地说:哎吆!这个佳明,真的是漂亮死了。

    李子民站在吧台前看着光彩照人的佳明说:老弟呀,你可真厉害,你怎么跟她说的她就不走了?

    罗刚说:容易极了,我说回去当迎宾,她就来了。

    李子民说:老弟呀,我挺服你呀。他仔细看看罗刚,接着说:不过你的魅力到底在哪呢?

    罗刚故意作了一个很酷的动作,说:瞧,在这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