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始

    更新时间:2019-03-27 14:43:39本章字数:2088字

    一望无际的大海。

    李陌瞳背靠着游船的栏杆,抬头望着万里无云的天空。

    夏日的太阳总是那么刺眼,李陌瞳伸出手来,遮住太阳,却让阳光肆意地从指间流淌下来,在视野中汇成五颜六色的光影。

    这种时候,就连李陌瞳本人也不清楚此刻脑海里正在发生什么。他只知道,显现在眼前的那一幕幕若隐若现的图像被散射的光照耀地异常的美,美到令人怀念。

    夏日的微风轻拂着他轻薄的上衣,这种体验在陆地上也有,但对李陌瞳来讲,只有大海的风才是真实的。那种没有被任何高楼大厦阻挡过的自由的风儿,好像具有神力一般,缓缓地将人向上托起,使人仿佛置身于天空一般。

    当然,在李陌瞳眼中,海风还有着不一样的意义。那是一种轻柔的话语,就像是母亲温柔的声线,将海的故事讲给他听。故事有时候是快乐的,伴随着海鸥的叫声,连带着让李陌瞳也微笑起来;但也有时候是悲伤的,波涛中带着离人的泪水,引得他也不由得叹息。

    烈日终于到了它的最高点,将全部的热力尽情地释放出来。甲板上早已经没有其他人了,李陌瞳看了看手上带有几道划痕的旧手表,也站直了身子,缓缓走回船舱。

    到了室内,穿上其他旅客才有机会好好端详这位自清晨上船以来就一直呆在甲板上的年轻人。略有些杂乱的黑发之下,是一双任何人看了都会被深深吸引的眼睛。从没人见过那种眼睛,它是那样的湛蓝,好像外面无垠的天空,也好像地平线那边的远海。那双眼瞳是如此的澄澈,像是恋人的泪水,映射着所有的纯净,没有一丝杂质。

    除此之外,李陌瞳与一般的年轻人别无二致。

    曾经有人问过他关于这双眼睛的事情,甚至有富豪愿意花重金买下这双眼睛,都被李陌瞳回避掉了。这种事发生的多了以后,李陌瞳经常戴墨镜,可就算是墨镜也挡不住曾见识过的人们对他那陌生眼瞳的羡慕乃至嫉妒。

    只是这一次,李陌瞳忘记带上了。不过也无所谓,从他踏上这艘游船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走上了几乎是永不停步的道路,他不会在一处呆太久的时间了,直到他的目的达成。

    可就连李陌瞳本人也对这个目的能否达成抱有疑惑。

    她已经消失一年了,他才踏上寻找的旅途。

    当然这有他的原因,也有她的原因。但总的来说,还是他的原因。

    李陌瞳已经思考了一会这个问题,可突然感觉肚饿,于是暂时中止了思考,来到船上的餐厅准备吃午饭。

    习惯了自己做饭吃的李陌瞳对点餐这种轻易获得美食的方法还是有点不舒服。不过,在日后的旅途中这肯定是常态了,所以还是需要尽快适应,李陌瞳这样想。

    面对侍者端上桌的三明治,李陌瞳还是犹豫了一下,才伸出手去拿。可就在他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一个轻柔的声音让他停了下来。

    “不好意思,请问您对面有人吗?”

    李陌瞳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女性。她那长长的秀发乌黑又有光泽,清秀的脸上挂着带有歉意的微笑。

    “没有,请坐吧。”李陌瞳说着把盘子和水杯都往自己的方向移了移。女性见状一边道谢一边把挎包放在桌子底下,自己则去到吧台点餐。

    太相信我了吧,李陌瞳忍不住吐槽。虽然最近几年由于世界经济持续向好,各国的犯罪率都降低到了惊人的水平,可还是会有那么个别的盗窃案件发生,特别是在这种人多嘈杂的环境中。不过这毕竟是自己管不着的事情,李陌瞳把三明治转了一个方向,咬了一大口。

    “好甜······”

    当李陌瞳极不情愿地吃完了第一块吃起来像甜品的三明治时,女性也回来了,手上端着一杯冰红茶。

    早知道我也要杯茶好了,李陌瞳喝了一口杯中的冰水解腻,正午的阳光照耀在冰块上,亮晶晶的确实很好看。

    “那个······”女性抿了一口红茶,突然注意到了什么。

    “怎么了?”

    “我才注意到,您的眼睛很漂亮呢。”女性笑着对李陌瞳说。

    李陌瞳听得出来,那是没有任何恶意的语气,也不像是生硬地和陌生人搭话的感觉,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对事物的好奇和赞美。

    “谢谢,经常有人这么说,可我自己真的觉得这没什么。”

    面对这样的表达,李陌瞳也很乐意回应。

    “不过,好像带有一点点悲伤呢。”

    “唉?”

    李陌瞳想去抓第二块三明治的手停住了,好在这时侍者过来上菜,松子蛋糕的清香弥漫开来,抚平了李陌瞳心中突然悸起的不安。

    “一个人的眼睛蕴含了无数的信息,而我差不多都能看得出来。”侍者离开后,女性开口说道。

    “这······有点可怕啊。”李陌瞳苦笑着,一边继续把第二块三明治往嘴里送。

    “确实,当我发现自己具备这样的能力的时候,也感觉很可怕。”女性垂下眼帘,吃了一口蛋糕后又把叉子放下了。

    “我看过很多人的眼睛,不如说,我替别人看过很多人的眼睛,而且越看越准。一开始的时候只能大概看出这个人此刻的心情是怎么样的,有没有说谎之类;后来逐渐我能透过眼睛看到这个人的性格、人际关系;再后来,我已经能做到只看一眼就了解这个人一生的经历和未来的发展了。”

    “呜哇,你这样一说更可怕了。”李陌瞳现在已经顾不上填饱肚子,他现在害怕着这个女人看透他的一切。

    “不过很可惜呢。”女性似乎是看出了李陌瞳的恐惧,微笑着对他说:“对于您的眼睛,我只能看出悲伤。”

    “对于我的眼睛是指······”

    “我的能力在您那陌生的眼瞳中被削弱了,因为我也不知道的原因。”

    李陌瞳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这位女性说的不是假话。

    “不过您刚才说‘替别人看过很多人的眼睛’是指?”

    女性又吃了一小口蛋糕,用餐巾纸抹去嘴边残留的奶油后,便对李陌瞳讲述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