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极速3D彩票平台

    更新时间:2016-11-06 07:53:20本章字数:3411字

    凡人追求长生不老,永恒的生命,而神却贪恋人世的繁华,毕竟永生之下是无尽的寂寞,所以千百年来,无数的仙家前赴后继,都沦陷在人间。对天蓬来说,人间就像五石散,让人欲罢不能,却带着毒性,一不小心就会致命,所以他从不接触与凡间有关的东西,但如今,这个小子竟然抱着他……上街了……

    “啊,那是什么?”小草抱着天蓬在街上四处奔走,不出一秒钟嘴里就会传来惊呼。往往天蓬只有三个字的回应:“不知道。”人间的东西,他真的不知道。

    “呀呀呀,那个人会喷火唉,他是铁扇公主家的嘛,那是三味真火吗?!”

    “不知道。”

    “啊啊啊,那个人能在胸口碎大石唉,石头都碎了他都没碎,他也是神仙吗?”

    “……不知道。”

    “哇哇哇,那个人可以在火里走唉,他和赤脚大仙是师兄弟吗?!”

    天蓬额头青筋暴起:“不!知!道!”

    这臭小子哪来这么多问题?!

    突然,小草停住了,在原地一动不动,天蓬正纳闷他怎么了,小草却一下子把他塞进怀里,从身前的布兜里掏出本小册子,看了两下后眼越睁越大,越睁越大,而后大叫一声:“糖葫芦!”

    天蓬还没反应过来,小草就冲到一人面前,傻呆呆的望着那人流口水。

    天蓬从小草怀里露出头,眼前站着一个布衣短打的男人,手里举着一根长杆,长杆上插满了红彤彤的小灯笼一般的东西,隐隐可闻见一丝香甜气。

    那人转身,瞧见了小草,笑问:“小娃娃可是想要?”

    小草点点头。

    那人伸出一根手指:“一个铜板一根。”

    小草皱眉:“铜板是什么?”

    这个天蓬知道:“是钱。”

    “钱又是什么?”

    “钱是用来换东西的,在人间不管想要什么都得用钱换。”天蓬朝一边示意:“那个人拿的也是钱。”

    小草朝一旁看了看,一个人手里捏着块碎银在买东西。小草把手伸进布包,变了一块碎银,然后拿出来给卖糖葫芦的:“这个够不够?”

    卖糖葫芦的一惊:“够够够。别说一根,全给你都行。”

    小草的眼睛又弯成好看的月牙,一把抱起了那根长杆。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小草扛着一根挂满糖葫芦的长杆,嘴里哼着小调,边吃边走,边走边吃。他把糖葫芦伸到天蓬嘴边:“啊……”

    天蓬扭头:“不吃。”

    小草又往前伸了伸,天蓬一蹄子拍过去:“不吃!”

    “哦。”小草收回来,毫无预兆的,伸手往天蓬的胳肢窝一戳,天蓬“啊”得张大了嘴,还没喊出声呢,一根糖葫芦就被塞到了嘴里。

    小草舔舔手上的糖:“好吃。”

    天蓬气结。

    “我看看接下来做什么?”

    小草又从布兜里掏出那本册子,“唔……”

    天蓬把糖葫芦拔出来:“你这册子是什么?”

    小草把册子合上,封面对准天蓬,于是天蓬看到七个大字:“八……十……天……环……游……人间?”

    天蓬目瞪口呆。

    天蓬觉得聪明如他也无法理解一只精的思维。

    明明有让一只猪成仙的重大任务压在肩上,但小草一点都不着急。他就像是来人间度假的精,每日带着天蓬吃喝玩乐,不是听个小曲儿,就是采朵小花,兴致来了,还会给天蓬绑上一个蝴蝶结。

    本来猪生就已经够悲剧了,在猪生里遇到一只脑子不那么正常的精,简直是悲剧里的悲剧。

    于是某日,在小草又要带着天蓬看玩遍人间的时候,天蓬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小子,我们商量个事吧。”

    小草啃着糖葫芦:“神马?”

    天蓬转了转眼珠:“既然你喜欢玩,那不如把我放下,让我修炼,等你玩够了再来找我吧。”

    小草眼都不眨:“好哎。”

    于是……

    “猪肉五钱,腿骨八钱!”

    屠宰一条街上,小草把天蓬放下来,一脸纯良的叮嘱:“元帅,人间其实很可怕的,我不在的话,你可要小心,万万不要被人捉了去,割肉,扒皮,抽筋,剁骨。”

    天蓬瞧着周遭悬挂的猪肉,和一把把带血的剔骨刀,眼皮一阵抽搐。小子你是故意的吧。天蓬抱住了小草的大腿,义正言辞:“我又想了一下,俗话说,人生苦短,修炼也不急于一时嘛。哦,昨天你说的那出折子戏叫什么来着,我感觉可以去看看,陶冶情操也是种修炼嘛!”

    天蓬VS小草,天蓬败北。

    自此之后,天蓬彻底成了小草的跟宠,小草:“我们去划船吧。”

    天蓬:“不要。”

    小草:“成仙。”

    天蓬:“……我看中间那艘船就不错。”

    小草:“我们去爬山吧。”

    天蓬:“一呀大。”

    小草:“成仙。”

    天蓬:“我觉得黄山挺美的,可以去看看。”

    小草:“我给你买件衣服吧。”

    天蓬:“are you kidding me?”

    小草:“成仙。”

    天蓬:“哦,请一定要考虑我的体型。”

    于是人间的街头,总能看到一个吃着糖葫芦的小童,抱着一只啃糖葫芦的猪。

    他们看过草原,爬过雪山,赏过桃花,还偷喝过窖藏的老白干。连天蓬都没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和小草在一起,他从抵触变成了接受,然后又成了享受。

    谁又能真正逼一个人做不喜欢的事呢?而且这些天天蓬发现了一件事,小草竟然是个女娃娃,只不过没发育好而已,想到一直被她搂着,天蓬的脸就烧的慌。

    八十天白驹过隙,转眼只剩下不到十天,小草的《八十天环游人间》也只剩下了一页。

    “唔……”小草正看着册子,天蓬从她怀里钻上来:“最后一页说的啥?”

    小草合上:“上面说,找一个地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天蓬:“这算什么?”

    小草却问:“海是什么?”

    “额……”天蓬语塞,他也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海了,成仙以后,他看到的只有天河。

    “海……是蓝色,一望无际的蓝色。

    “蓝色?像天空那样?”小草望天。

    天蓬眯起眼:“那是比天空还要美丽的蓝色啊!”

    小草站起来:“那好!我们就去看海!”

    小草俯身,要把天蓬抱起来,没想到刚一用力,就一个趔趄:“你怎么这么重了!”

    还没发现,以前那只能藏在它怀里的天蓬已经长大了。

    天蓬讪笑:“最近跟你吃的太多了。”

    小草使劲,把天蓬抱起来,天蓬有些不好意思:“太沉了,就把我放下来吧。”

    小草摇头,笑弯了月牙:“趁着还能抱动就再抱抱嘛。”

    嘭,像是有什么投进了天蓬心里,那颗原本无知无识的心竟然破了个洞,从那一个洞出发,扩散出一圈圈涟漪。那一刻天蓬只觉得心底一片柔软。

    “唉,你说,以后我要是抱不动你了咋办?”小草突然叹气。

    天蓬默了一下,开口:“那就换我背着你吧。”

    他们去了花果山。

    “为什么要去花果山呢?”

    小草将那本《八十天环游人间》小心的包起来:“这本书是那个猴子给我的,以前他每天都来蟠桃园偷桃子,我们缠着他让他给我们讲人间的事,最后他给了我们这本书,还说如果我们如果有机会去凡间,一定要去他的家看看。”小草把书收好,抱起天蓬:“我们蟠桃园的精们都很喜欢那只猴子,他现在回不了家,我们就代它去看看。”

    孙悟空说过,花果山是世上最美的地方,满山的草木,绿油油的,其间花果遍布,闭上眼闻一闻,空气里都带着一丝香甜。

    “他说,这里走几步就会看到小溪,一抬眼就能见到鸟兽,整座山都是活的,可这个……”

    小草盯着面前的荒山,不敢相信这就是孙悟空心心念念的家。

    鸟兽绝迹,溪水干涸,草木枯萎,大地皲裂。整座山都被死气笼罩。

    天蓬毫不意外,这一定是天庭的杰作,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就是眼前这个意思。

    “要走吗?”

    小草摇摇头:“既然来了,就在这停下吧。”她指着山顶:“猴子说从山上可以看到海,我们就去那吧。”

    天蓬:“好。”

    他们在山顶的一凹处停了下来,那里有一方石台,对面就是大海。

    不管花果山遭遇了什么,大海依旧是原先的样子,蔚蓝的没有边际。

    小草自第一眼见到大海后便一动不动,大眼睛也一眨不眨。耳朵边传来海浪拍击岩石声,“哗……”“哗……”,拍在人心上般,让心随着海浪起伏。

    小草张开双臂,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扭头,看向一旁的天蓬:“元帅,你感觉到了吗?”

    小草神色激动,眼睛亮的吓人。

    天蓬:“什么?”

    “神力啊!”小草指着面前的大海:“这才是真正的神力啊!”

    太阳东升西落,草木春生秋枯,人有生老病死,这世间的万物永远活在自然的力量之下。“元帅,神能影响一座山的荣衰,却无法决定万物的枯荣。”她指着山脚下靠海处:“你看。”那里已经长出了些绿色,虽然浅淡,却生的倔强。

    “天法道,道法自然,这才是真正的神力,不是吗?”小草问天蓬。天蓬呆呆的,说不出一句话。

    他从未想到,一个精会说出这种话,因为脑子简单所以才更能看破真相吗?

    所以哪怕他都未曾想过的问题,却被一只精点破了。

    人啊,想的太多,却也被遮住了双眼。望着面前一望无际的蓝色海洋,天蓬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这里会诞生出一只孙悟空那样的猴子。

    “元帅,我们在这里停下来好不好?”小草的话里满含期待。

    天蓬点点头:“好。”

    沉寂了许久的花果山终于有了一丝烟火气,剩下的几天,小草和天蓬洗衣做饭,看海上日初日落。他们盖起了房子,天蓬找木头,小草负责搭建,空闲时,他们还在一旁种了一棵树。

    小树苗瘦弱的很,可到底是活下来了。时间过的飞快,小草和天蓬却都没有再提成仙的事。

    转眼,九九八十一天的最后一天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