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分极速六合

    更新时间:2016-12-05 22:36:10本章字数:3478字

    人呐,都有一股贱性,永远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就如孙悟空,就如天蓬。

    原来这世上最美好的事情,不是高官厚禄,也不是锦衣玉食,而是哪怕衣衫褴褛,家徒四壁,身边还有一个可以依偎着取暖的人。

    可惜天蓬没有及早明白。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去救小草。

    南海有观音,大慈大悲,他有一净瓶,那净瓶中的杨枝甘露可润泽天下草木,天蓬想,观音大士的杨枝甘露肯定也可以救活小草。

    于是天蓬带着小草,千里迢迢,奔赴南海。

    天蓬从未这样急迫过,一路风尘仆仆,连发冠凌乱了都未注意。赶到南海时,已费时一日。

    南海一片静谧,被海水环绕,紫竹林中生长着丛丛竹子,根根如婴儿手臂般粗细,笔直向天。一眼望去,竹子挡住了视线,竟是看不清里面有何物,但天蓬知道,观音大士就掩身在这紫竹林内。

    天蓬踟蹰半晌,而后停住,他撩起衣襟,单膝跪地,道:“前上届天河元帅天蓬,特来拜见观音大士,求大士相见!”

    四周静悄悄,除了回声,无人应答。

    天蓬再次喊道:“前上届天河元帅天蓬,特来拜见观音大士,求大士相见!”

    还是没人回答。

    “前上届天河元帅天蓬,特来拜见观音大士,求大士相见!”

    紫竹林未有响动,天蓬知道,但凡位高之人,总是要摆几分架子的,这无可厚非,天蓬还是元帅的时候架子比这个大,但今时不同往日,小草性命攸关,刻不容缓,天蓬急了,转念一想便从地上站起,想要硬闯。可他刚一踏向紫竹林,竹子便一片晃动,立刻有竹子移动过来挡住了他的路。

    “观音大士,在下有要事相求,您如果再不现身,就莫要怪我无礼硬闯了!”

    天蓬抬手,面前的竹子便被拦腰斩断。

    可接着又有竹子从四面八方移来,把他团团围住。

    天蓬扬手,法力凝聚,这次不等落下,只听一声佛号:“阿弥陀佛。”一道无形的力量扑面而来,眼前的竹子顿时分列两侧。

    紫竹林尽头,观音大士手执净瓶,端坐于莲花台上,周身散发着白光,缓缓向天蓬飘来。

    天蓬发誓,那是他见过的最美的人,就算见过观音多次,每次见到他依旧会被震撼,观音大士男生女相,比天庭第一美女嫦娥还要美,一身白衣翩跹,眸光清冽,气质高华,偏偏眉间一点朱砂又添了几许妩媚。他来至天蓬面前,道:“天蓬元帅。”

    天蓬跪在地上:“拜见观音大士。”

    “元帅因何来我这紫竹林?”

    天蓬将小草捧在手心,递到观音面前:“大士,求您救救她!”

    观音大士搭眼一看:“婆椤草?”

    “正是。”天蓬皱眉:“大士应该知晓,我早已不是天蓬元帅。我被玉帝打下凡间,却投生在了畜生道,变成了一只猪,这棵草在天庭已修炼成仙童样貌,因我曾救过她性命,所以跟随我下凡报恩,不惜以自身性命让我恢复仙力,变成了这般模样。”

    “所以现在你想求我救她?”

    “是!求大士发发慈悲,借杨枝甘露一用!”

    观音没有回答,思索片刻,却是问了天蓬一个问题:“我若是救她,你可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天蓬愣了,他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小草为了他,可以放弃自己,他为了小草,可以付出什么?

    “大士……想要什么?”

    “你能给我什么?为了救她,可愿意给我你所拥有的一切,包括再变回一头猪?”

    所拥有的一切?天蓬犹豫了,他知道变成一头猪任人宰割的滋味。为了一棵婆椤草,值得吗?

    发觉天蓬内心的挣扎,观音叹了口气:“唉……”自古金钱权势迷人眼,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的天蓬,又如何真能为谁放弃什么。观音摇摇头:“既然如此,你走吧。”他转身飘去,眼前的竹子在他身后又渐渐围拢起来。

    天蓬没有喊住观音大士,他看着小草,慢慢也转了身子。

    他记不清自己活了多少年了,从他最早的记忆开始,他拥有的一切、享受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只有变成猪的这几天,是他人生中最差的时刻,眼下,他能抛弃重新获得的一切,只为了救一棵草吗,哪怕他现在的一切是这棵草给予的。

    天蓬朝着紫竹林外踏出一步,左脚落地,他的心却砰的跳了下,咚一声。

    “元帅,我会保护你的。”

    再一步,又是咚的一声。

    “元帅,我一定会让你成仙的。”

    每一步都伴随着咚的一声,鼓槌般狠狠擂在自己心上。当他走出紫竹林的时候,看到面前广阔的天地,他的心中突然弥漫起一股强烈的孤独,眼中酸涩不止,这天下虽大,却看不到一处容身的地方,于是他疯狂的想念起小草。

    猛然,天蓬转身,冲回紫竹林:“大士,只要能救她,我什么都愿意!”

    观音停下,转身,却愣住了,此时的天蓬已是泪流满面。

    观音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你要知道,我这杨枝甘露只能让她恢复形体,却无法恢复神魂,就算她活过来,也只是一个痴傻之人,你可想清楚了?”

    天蓬颔首:“我意已决!”

    观音笑了,这一笑,连天地都有几分失色:“如此,甚好。”

    天蓬将小草捧起,观音献出净瓶。他捏起瓶中的杨枝,在小草身上洒下了一滴甘露。那滴甘露落到小草身上,发出叮的一声,将小草包裹起来,小草如久旱逢甘霖般,将甘露吸收进自己的身体,而她的枝叶,也随着甘露的浸润慢慢变绿、再生。观音用杨枝轻抚了一下小草,随着杨枝的抚触,小草从上到下又变回小童模样。

    天蓬大喜:“小草!”

    “她刚恢复肉身,须得过几日才会苏醒,只是她神魂已丧,就算醒来也只是个痴傻之人。”

    天蓬抱起小草,喜极而泣:“可以了,只要能活着,就可以了。”那个陪伴了他八十一的孩子又回来了,还是圆滚滚的样貌,睡着了一般。天蓬从来没这么高兴过,他看着小草,似是怎么都看不够。

    良久,天蓬把小草放下,对观音道:“不知观音大士的条件是什么,不管什么代价,我都欣然接受。”天庭目光灼灼,那一瞬间他竟然体会到什么是担当,就算当年他统帅十万天兵,都没有如此担当过。

    观音微微一笑,却道:“五百年后,有一名唤唐三藏的高僧从东土大唐而来,前往西天拜佛求经,你须得一路护送他至灵山。”

    天蓬呆愣:“就是这样?”

    观音点头。

    天蓬又问:“到时,小草该如何?”

    “那时,她自有她的去处。只是待你取经之日,便是皈依我空门之时,你和她的缘分,也尽于此。”

    天蓬猛然抬头。

    “天蓬,世间万物,各有其因果,五百年岁月,于你于她,都已足够。”

    天蓬怔怔,半晌都说不出话来。他和小草只剩了五百年吗,五百年,听起来很长,但对于他这样长生不死的神来说,短的就像一瞬。

    观音道:“你可接受?”

    天蓬抱紧了小草,一字一字答道:“但听大士……安排。”

    “如此,你且去吧。”观音挥手,天蓬身后的竹林便朝两旁分开条小路。天蓬抱起小草,慢慢向外面退去,每一步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突然,他回头:“大士,天蓬还有一事不解。”

    “元帅还有何事?”

    天蓬道:“我穷其一生都在追寻天下间的至好,以前我总以为,凡事做到最好,凡物得到最好,那我的人生也会是最好的,可是和她在一起的这几天,我却迷茫了,明明我是一头猪,可我却体会到从没体会过的开心,明明她只是一只精,可我却着了魔似的想和她在一起,明明现在我得到了我想要的,可是我却甘愿放弃一切去救一棵草,大士,我不明白,这世上究竟什么是好,什么是坏?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哗哗,有风吹竹林的响动,更加衬托出周遭的静谧,观音大士没有回答他,许久,才道:“五百年后,自有人会告诉你答案。”他身形渐渐后退:“现在,你且去吧。”

    “大士……”天蓬还想问,可是眼前突然白光一闪,再睁眼时,他已在紫竹林外。紫竹林在风中微微晃动,似乎他从未进去过。

    天蓬站了一会,方才的谈话让他五味陈杂,这个唐僧是谁,取西经又是什么,这一切又为何到等到五百年之后,那时小草会去哪里,而他能不能找到问题的答案。

    以前在天界的时候就知佛家爱打机锋,可参破天道之事,连神都不知道佛是怎么做到的。天蓬想着,突觉怀里一动,小草竟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小草!”天蓬大喜,轻声唤她。

    她直直看着天蓬,却毫无反应。天蓬嘴角的笑容渐渐淡去,他发现,小草的眼睛里毫无光彩。

    神魂全无,若行尸走肉。

    天蓬心头泛起一阵苦涩:“丫头,以前都是你抱着我,现在我背你回家。”

    从紫竹林出来后,天蓬带着小草一路走回了花果山,他有五百年的岁月,可以带小草看遍人间景色,尝尽人间喜乐。他背着小草看过了春花秋月,夏雨冬雪,看过了名山大川,草原荒漠,还吃了糖葫芦,烤红薯,天蓬想用这五百年的光阴把人间所有美好的东西都给小草,可是不管天蓬把多少好吃的摆在小草面前,不管带她看多少地方,小草都是面无表情,她的眼睛里依旧倒映不出任何影子。

    一日,天蓬看着木偶般的小草,突然灵光一闪,他摇身一变,变回了猪的样子。他凑到小草跟前,啃她的手,一开始小草还是毫无反应,天蓬失望,但就在他要放弃的时候,他发现,小草笑了。

    原来,你依旧记得我。

    自此,人们总能不时看到一只猪妖背着一个小娃娃出现在世间各处,那只猪说,他背的是他的媳妇。

    疏忽百年而过,人间朝代更迭,天蓬和小草也早就回到了花果山。一日清晨,天蓬出去找吃的,刚一出门,就见一旁坐了个身披斗篷的人。

    天蓬警惕:“你是谁?”

    那人回头:“元帅,百年不见,你可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