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乐3分彩计划

    更新时间:2016-12-13 18:54:24本章字数:2345字

    晨曦中,那人身披斗篷,一张熟悉的面容清秀温婉,正弯了眉目看向他:“元帅,百年不见,你可安好?”

    天蓬吃惊:“小果!”

    眼前的人正是把自身血肉换给孙悟空的小果,天蓬心中有种朋友久别重逢的喜悦,这一百年,只有他和小草住在这花果山,当真是太冷清了。

    “小果,你怎么会在这里,当年瑶池之乱后我就被贬下凡,只听说猴子从太上老君的八卦炉里跑了出来,大闹凌霄殿,最后被如来佛祖压在五行山下,却不知道你们结果如何,当日你们没有被牵连吧,如今你是来专程找我的吗?”

    天蓬倒豆子般问问题,小果噗一下就笑了。

    “怎么了?”天蓬不明所以。

    小果笑道:“元帅,你可比在天上的时候有人情味多了。”

    天蓬愣了下,不好意思摸摸脑袋:“许是人间呆久了吧。”他又道:“你可曾吃饭,不如我去做点,我们边坐边聊。”

    小果点头:“好。”

    天蓬盛了谷酒半盏,青菜小碟,和小果攀谈起来。昔年在天庭中,小果因为与嫦娥交好,因此与天蓬还算熟识,眼下天蓬没了当初的高冷,便更觉亲近几分。

    小果对天蓬说明了他被罚下凡后的事情,包括她是怎样将自身血肉换给了孙悟空,凌霄殿上如来佛祖怎么把孙悟空制服,还有王母玉帝是怎样把所有妖怪的命脉抽走凝成金箍,戴在了孙悟空头上。

    “猴子因为金箍,法力被封,连记忆也没有了,要想把金箍摘下来,就只有把我们一个个都杀死,从不知道,人心可以险恶成这样子。”小果平淡的叙述,仿佛讲的只是别人的故事。

    天蓬端着酒杯的停在半空,却怎么都喝不下去。他也很诧异,自己生活了几万年的天庭,竟会令人发指到如此地步。

    那些妖怪可以不用献出自己的命,但那样的话,孙悟空就要一辈子都带着金箍,成为天庭的傀儡,但是想摘下金箍,就要亲手把曾经的兄弟打死,就算金箍摘下来了,可是记忆恢复,孙悟空也要承受莫大的痛苦,一旦承受不住,也就要完蛋了。不管怎样,孙悟空都被玉帝和王母将死了,唯一的机会也不过在孙悟空身上。

    “可是我们相信他,”小果的眼里散发着灼人的光:“我们相信他一定能挺过来,成为真正的齐天大圣。我们所有人,为此愿赌上性命。”她扬首,喝光了杯里的酒。

    “你还没见过我现在的模样吧,我让你看看。”说着,小果起身,摇身一变,然后天蓬的酒杯掉在了地上。

    他的面前,是一具骨头架子,惨白惨白。

    虽然小果说的时候也觉得惨烈,却并不能想象到其中的痛苦,可眼下小果的骨头架子赤*裸*裸摆在面前,天蓬心中如晴空霹雳,雷声隆隆。

    那骨架太美了,美到他仿佛真的看到了刀子在血肉间切割而过,痛不欲生。

    “小果……”

    “元帅,在献出血肉的时候,我前所未有的感谢老天让我遇到孙悟空,生而为人,我为能帮到他而开心,我相信小草也是这种心情。”

    她拿出一枚丹药:“元帅,这是太上老君炼制的凝魂丹,你且让她服下,三百年后,福陵山脚下高老庄内会有一女婴降生,届时小草投胎至此,你与她尚且有一世之缘。”

    天蓬接过丹药:“一世之缘?”

    “是,百年后小草便会转世为人,再不记得你,你也要遁入空门,前往西天。”

    天蓬看着那枚丹药,良久不语。

    一晃又是三百年白驹过隙,离观世音说的西天取经也只剩下了百年。

    那日小果走后,天蓬便带着小草去了福陵山云栈洞。

    那时的福陵山下还未有人烟,三百年之中,渐渐有人迁徙此处,定居,繁衍子孙,直到后来,竟真的出现了一个高老庄。

    天蓬隐藏山间,等待着小草转世投胎的那天,并不时用法术帮助山下的人。人们都感叹福陵山有山神庇佑,一旦有灾祸便会去福陵山祈求神明保佑。

    终于,观音说的那一日来了。那天高老庄的高员外妻子临盆,却久久生不出来,产婆束手无策,眼看着大人和孩子都要保不住了,高员外一声令下,命人备好牲畜祭品,抬着就去了福陵山。

    福陵山中,高员外跪在云栈洞外哭喊,才刚说明原委,只见洞中一道白光自云栈洞中飘出,径直落向了高员外家。

    小草投胎转世的机会到了,高员外家,天蓬凌空看着昏死在床上的妇人,将小草从怀中取出:“很快我们就能再见面了,这次,我会先找到你。”

    于是等高员外跌跌撞撞跑回家后,迎门便听见产婆高呼:“生了!生了!”

    高老庄添了一位千金小姐,高员外取名秀莲。

    话说这位秀莲小姐容貌秀丽,天资聪颖,自小便比其他同龄孩子明慧,不吃猪肉,对猪格外亲近,只是似乎脑子有些不正常,从十四岁开始,上门求亲者便踏破了高员外家的门槛,可秀莲小姐全都拒绝了,说十八岁那年会有神仙来娶她,还开始着手给自己绣嫁衣。

    高员外害怕秀莲小姐有疯病,也请大夫来看过,但大夫都说小姐不仅没病,反而比寻常人都健康。高员外想到秀莲出生时从云栈洞落到家中的那道亮光,也就对秀莲的话半信半疑了。

    待到秀莲十八岁前夜,秀莲绣完了自己的嫁衣,那晚,秀莲穿上了嫁衣和父母拜别,泪水涟涟中,秀莲道:“我与那人还有一世缘分,这一世投胎便是为了与他尽这一段缘分,十八年来秀莲承父母照顾,眼下秀莲要走了,还望二老保重!”高员外夫妇相拥而泣,彻夜未眠,期望着女儿只是说疯话。

    可第二天一早,鸡刚啼叫一声,高老庄外突然响起乐声,晨雾中之间院门口不知何时被铺就了十里红妆,天蓬一身红衣,身骑白马而来,英姿飒飒,丰神俊朗。

    他说:“小草,我来了。”

    小草笑:“你来了。”

    天蓬伸手,将小草抱在马上,转眼便消失在晨雾中。

    从此,高老庄的人再没有见过小草。

    小草与天蓬相处百年,和小草慢慢变老,直至小草寿终而寝。百年后,五百年期限到了,那个从东土大唐而来的和尚也到了。

    他的身边,还跟着孙悟空。果然,那猴子头上戴着一顶金箍,已经谁都不认识了。

    上路前,看着小草的坟,天蓬问玄奘:“想当年,我是天蓬元帅,天界第一上神,不管什么,无不是最好,但为何我不开心,如今想来,更是一点记忆也没有。反倒是变成猪的日子,却让我怎么都忘不掉。那明明本该是我最差劲的时候,可为何我却很想回到那时候。大师,究竟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你可解我心中疑惑。”

    唐僧扬手向前一指:“你要的答案就在路上。”

    于是,取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