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发快3攻略

    更新时间:2017-05-05 23:04:20本章字数:3140字

    我只觉得头好沉,也不知这样睡了多久,只见江山坐在床边,看见我醒来,高兴得竞然落下泪来,忙跑出去叫医生。外面龙行云和朴智奇从门口进来,望着我:“醒来就好,醒来就好。我们都怕你醒不了。”

    “我……睡了很久?”我奇怪地问,努力回想着之前的事情,只记得看到江海一身是血地倒在自己的面前,那时我红了眼只想和曲音同归于尽,却被江山倒吊在房顶上死命地拽着,之后便全然不知。不对,之后我便走进了一个虚无的梦境,有个极美丽妖娆的仙子告诉我,说我命中异格,命犯孤煞,克亲克友,需孤独终老。凡是靠近我的人都不得善终,所以若想让亲人平安,必远离他们。我便在梦中留了下来,那梦虚无飘渺,若有似无,梦中所见皆是我熟悉的地方,却不见一人。后来,有一个长相酷似江海的男人,却穿得很是奇怪,不象是现代人,还和我说了好一番话,之后我便醒来,这梦好真实,好奇怪。我只记和江海之间的一个转身,也许就意味着一辈子的错过,这个喧闹的城市里,谁又在思念着谁,谁又是谁的永远,烟火、流年、红尘、沧桑、浅浅遇、淡淡忘,终有一天我才明白,谁是虚情假意,谁是真心相爱,谁会为你不顾一切……我看着龙行云道: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醒之后,梦中如何,都已过去,你可还有哪里不舒服?”龙行云看着我。

    我只感觉那左肩和腿上生疼,别处到无甚大碍,便问:“我能出院吗?”

    “你这刚醒,就急着出院真是和以前的性子一模一样。旧伤刚好又添新伤,你这身上到处都是伤疤,看你以后怎么嫁人。”朴智奇叹了口气。

    “朴医生,你怎么也来了?”我看着朴智奇问。

    “我来西安参加研讨会,正巧听说你孤胆独闯夜总会,你呀,以前遇到这种事就爱一个人,如今还是,真不愧是你师傅教出的好徒弟。”说罢看了龙行云一眼。“如今看你无事,我便开我的会去了。你闲了和你老师一起来上海喝茶吧。”说完便离开了病房。

    我挣扎着坐起来,龙行云拿了个枕头垫在我的身后,给我端了怀水,江山领着医生进了病房,检查了半天确定我并没什么大碍交待了半天和护士一同走了出去。

    “江总裁,让你操心了,如今我也无大碍,你也回去休息吧。”我看到江山的袖子上别着黑色的袖箍,知道一定是江海的事,想他这几日估计也定是心力憔悴,眼睛都熬的通红。

    “你还要赶我走吗?”江山瞪着通红的眼睛声音沙哑地说。

    “如果……如果江总裁方便的话,能否告知江海的去处,我想去看看他。”那是以命换命,救了我的恩人,我必需向江海告个别。

    江山站在床前没有说话,我乞求地看着龙行云说道:“让我去看看他吧,告个别也是好的。”

    江山和龙行云都拗不过我,只得陪着我去了江海的墓地,有的时候人真是可笑,生的时候长久分居,死后,江海和曲音到是葬在了一起,这次曲音也该瞑目了。回到医院,江山的三叔宋总夫妇来看来了我后便和江山一起匆匆离开了医院。高杰、娟子和诗妍堵在病房里,说什么也不放我走,我只好拿出了江海留下的家里钥匙,让他们回去打扫卫生,谎称自己要回去住,三人这才欢天喜地跑了回去,我叮嘱他们别把我住院的事告诉小姨,本就不是什么大伤。

    人都散去后,我坚决要求龙行云陪我出了院,回到了春霁芳华。栖风打来电话催促老师返深参加工艺美术协会大会,做为副会长的老师怎能缺席,我答应了老师好好养伤,伤一好就回深圳。

    看着身边的家人、朋友一个一个都各有了去处,我想也是该安排自己的时候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梦中仙子所说的,命犯孤煞,但是我怕因为我再失去任何一个亲人。傍晚我慢慢收拾了行李,听得院门外急促地敲门声,却是江山推门而进,定是他回了医院看到我不在,才气急败坏地出现在这,看到屋里的行李箱,抓着我恶狠狠地问道:

    “你还想不告而别吗?这一次你又想躲到哪去?”我本想等上了飞机再发条短信给他,却没料他这么快就识破了我的计划,我低着头不敢看他。

    “我说过,不论你是方华还是甄臻这一次我再也不会放手。”我只觉得自己突然被江山拥到墙边,僵硬的身体笔直地被他压在墙角,唇间突然一阵温热,那熟悉的气息朴面而来,整个人,整个身体,整个嘴唇似乎都陷在了江山温热的身体和如火的烈吻中,一发不可收拾……

    许久,我被江山抱起,还是那间卧室,还是那张chan mian绯侧的双人床,江山顺着我的唇、我的肚脖子,我的肩膀,一直吻下去,吻遍了我身上的每一处伤痕。我想起曲音,想起她那满是针眼的胳膊,想起她说,每想江海一次,便会多一个针眼;而我这一身伤疤,又何尝不是思念江山的一道道伤口,不同的是她用兴奋麻痹自我,而我用伤痛掩盖自我,不同的方法却都是同一种逃避。今日我再也不想逃避,便紧紧地楼着江山的脖子,任他的吻疯狂地落在我的唇上、身上、胸上……我这是疯了吗?躲了三年,藏了三年,隐瞒了三年,在离开那个背叛我的男人三年后,我竞然如此轻易地再一次迷失在同一个人身上,好马不吃回头草,我想我一定是疯了、痴了、傻了……

    我躺在江山宽厚的臂弯中,多想永远这样躲在他的呵护里,和他相拥着幸福而眠,可是我怕自己终会害了他……眼泪顺着眼角落在他的手臂上,他搂过我,轻吻着我的额头,“是我弄TENG你了吗?”

    我摇了摇头。

    “饿吗?”

    我再摇了摇头。我留恋这短暂的幸福,一分一秒也不想浪费。

    “我饿了,想吃你包的馄饨了。”我想起就在前几日江海还在这间屋子里吃过我包的馄饨,可如今却天人永隔,不禁又落了泪来。急忙从江山的怀中抽出身来说:“冰箱里有馄饨我去下,只是今天没有鸡汤了。”

    “只要是你做的,什么我都爱吃。”

    “如果是毒药呢?”我看着江山故意将他的军。

    “只要是你给我的,即使是毒药又何妨?”江山看着我,拉着我的手不放。

    “你就不怕被我毒死?”我无奈地冲他笑了笑。

    “毒死也好过被你恨死、煎熬死,至少落个痛快。”

    “呸、呸、呸。”我连呸了三下,这么不吉利的话连想都不能想。我披上睡袍到一楼厨房下了一大碗馄饨,放上紫菜和江山喜欢的香菜,端到早就等在餐桌上的江山面前。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他洗手做羹汤了。

    “鱼肉馄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再无第二个人能包出这个味道。”江山狼吞虎咽地吃着。

    我静静地坐在一边,等着江山问我,问我到底是方华还是甄臻,问我为什么三年前会消失,为什么会隐姓埋名,为什么会东躲西藏避而不见,为什么又会突然回来出现在山海,可江山风卷残云地吃完了馄饨,却只字未提。

    “小蘑菇还好吗?”这个可怜的孩子,那么小就失去了双亲。

    “移植很成功,如果注意治疗和饮食,应该很快就可以康复。也会减少复发的机率甚至完全康复。”

    “那就好。”我长长地舒了口气。

    “对不起,江海的事,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我想我应该见见江叔叔,向老人家道个歉,都是因为我,江海才……”我想起那个精神矍铄的老人,三年前因为我,他的大儿子差点命丧黄泉;三年后还是因为我,二儿子撒手西去,也许我真的是一个不祥之人。

    “江海的事,不是你的错,他明白,不会怨你,适当的时候我会带你见他。江海的公道我会替他讨回来。”江山的眼中冒着愤怒的火花,我看着江山有些听不太明白。

    “嗯……时间也不早了……江总……你……我要休息了。”我看着江山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尴尬地提醒着他。

    “你在下逐客令吗?你忘了,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家。”江山嘴角又范起一丝浅笑。

    “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江总裁……你有什么要求,或者希望我如何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话一出口,便后悔自己为何在这个时候要说报恩的话,这分明就是别人瞌睡,你送枕头。他不会以为我是想以身相许,借机挽留他吧?

    “我想要的,不过是睡前有你,醒来吻你。”说完便抱起发呆的我上了楼。

    我第一次希望这个夜晚没有尽头,我第一次希望我的余生所有的夜晚都是这个夜晚。

    我没有江海那么伟大,为了亲情割舍了爱情,却苦了四个人,误了两个人,我希望自己再一次离开之前,不留遗憾。自古太极阴阳都是头尾相接,我能想到最美好的灵肉相融,就是和他一起颠倒黑白,忘却时间,就让我最后一次完完整整地忠于自己、忠于江山、忠于爱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