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u快三直播

    更新时间:2018-01-18 13:32:27本章字数:4719字

    “慕容天,慕容天,快,不好了,出事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将我从梦中拉回到了警察学院男生宿舍的床上。

    还没等我缓过神来寝室的门几乎被砸开“哎我去,谁丫大早上就钉棺材啊,小爷我还做梦打……”

    炮字还没说出口,我立即反应过来,门外边说话的是个女生,于是我马上转口说道“来了,来了”说着,我胡乱套了件衣服将寝室门打开。

    眼前,阎妍气喘吁吁,脸色苍白,我笑了一下“阎姐,几天不见,你咋白了?”

    阎妍,警察学院第一丑女,我的爱慕者。四阳时真女,夜叉命。

    阎妍没听出来我话中的讽刺,她气喘吁吁的说道“出,出事了,吓死我了,死人了”

    我心中一惊大学三年还是第一次听说死人的事情,而且眼前阎妍这么紧张,恐怕死的一定是咱们认识的人,于是我赶忙说道“怎么了?谁死了?”

    我身后同寝室的两个铁哥们,小宏和大福一骨碌坐了起来,也同样好奇。

    但是此刻阎妍也没有心情和我仔细说,便拉起我就往外跑,身后小宏和大福喊了我一声就追了出来。

    我回头一看,便骂道“你俩死变态,丫光腚想去哪?赶紧穿衣服去”

    阎妍见我骂二人光腚,便回头看了一眼,然后不屑的说道“这不还穿着裤衩呢么?大惊小怪,害你姐我回头看一眼。”

    我顿时无语了起来,这妞猛得也有点没边儿了,刚才还害怕的要命,这回儿听到我说他俩没穿衣服,竟然好奇的观赏了起来。

    “你丫有完没完,赶紧走”我不耐烦的用手推了一下阎妍的头,阎妍反而对我笑了一下,拉着我冲出了男寝大楼。

    一路狂奔,绕过了多功能教学楼,几乎一口气都没喘就跑到了女生寝室楼下,女生寝室楼位于警官学院后身,紧挨着后山。

    这里曾经是男生们向往而又集中的地方,一到下午四点,总有一些男同学在女生寝室楼下等待自己心仪的女生,有的为她们打水,有的送她们回来。

    还有的接她们出去Happy至于哪种“嗨皮”反正我是意淫过,但在我身上一次也没发生过。

    此时的女生寝室楼已经挤满了人,警车闪着警灯停在楼下,已经开始有穿警服的警员找同学们问话了。

    阎妍拉着我绕过人群,钻进了楼里。我俩偷偷摸摸的来到了她所在的606寝室,寝室里已经没有人了,阎妍害怕得不敢进去,她闭着眼睛用手指了指屋内,示意我。

    我缓缓的推开房门眼神往里瞟去。一看之下,我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脏简直都偷停了一拍。

    只见一名穿着红色连衣裙,脚上穿着一双红色恨天高的女生,血淋淋的挂在寝室中间的吊扇上,死相极其恐怖狰狞,披散的头发,白得没有任何血色的皮肤,整个人的身体随着吊扇不停的旋转。

    更可怕的是,她胸口的位置竟然出现了一个手掌大的血洞,随着吊扇旋转,我清晰的看见,那血洞正是心脏的位置,而染满鲜血的红裙之上,那胸口森森的洞之中,竟然没有心脏。

    我害怕的一时间忘了将目光移开,两条腿都开始发抖了起来,虽然我打群架的时候也经常见血,但是如此恐怖的画面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吓得几乎尿裤子,自己都感觉没有脚后跟了,一个站不稳,整个人就往后倒去,还好阎妍在我身后倚了我一下“你,你,你看到了吧”

    阎妍也吓得够呛,她结结巴巴的和我说,我被她倚了一下,找到了平衡,身体一斜,整个人靠在了墙上,我的心突突的跳得很快,双手冰凉的冒着冷汗“这也太吓人了”。

    阎妍点了点头小声说道“她是我寝室老二,司法系高材生叫宋冰”

    我深吸了几口气,努力稳定了一下加速的心跳,说道“咱们先回去吧,警察已经来了,这事不归我们管,毕竟咱们还不是警察。沈靖呢?”

    沈靖,警察学院第一校花,阎妍的闺蜜,四阴时真女,患有轻度人格分裂。

    我想到了沈靖,她俩住一个寝室,阎妍看见了,沈靖没有理由没看到,但是现在沈靖去哪了?

    阎妍闭着眼睛指了指屋内,说道“第一个发现她的就是沈靖,咱们寝室一共六个人,昨天是星期五,回家了两个,早上起来我就听见沈靖的一声尖叫,接着差点没把我也吓晕过去”

    我见阎妍语无伦次,就再次问道“那沈靖呢”阎妍将眼睛睁开,看着我说道“我说了,沈靖晕过去了,还在里面躺着呢”。

    “我靠,你叫我来就是为了把沈靖接出来?”我顿时叫道。

    阎妍点了点头,不置可否的说道“要不我找你干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的确是我应该发挥男子气概的时候,但是看了那个尸体的第一眼就给我差点没吓尿了,我可不敢保证接近她我会不会崩溃。

    于是我咬了咬牙说道“既然组织上这么相信我,我不下地狱,谁爱下谁下”

    说完,我就转身要往楼下跑,阎妍一把就把我拽住说道“诶,你不是这么没义气吧,高中的时候看你挺猛的啊,怎么现在变成胆小鬼了?”

    “大姐,你也不看看,这不是普通的死人,这分明就是阴煞,你让我一个血气方刚的童男子去接近阴煞我宁愿你说我没义气”我边挣脱边叫道。

    阎妍听我说完,立刻问道“什么叫阴煞?”我说“你要是不让我去,我就告诉你”阎妍点了点头将手松开。

    我见她松了手,于是活动了一下被她死死拽着的胳膊说道“所谓阴煞就是厉鬼索命,你寝室老二的死法就是被厉鬼索命而死,而且这个可不是普通的厉鬼索命,看你寝室老二穿了一身红,她死后也会变成厉鬼。

    在她死后的这段时间里,是她阴气最重的时间,阴气附着在身体周围不散,一旦有阳气接近,阳气就会不自觉的被吸收。”

    看到这千万不要以为我在瞎掰,其实我除了是警校学生身份外,还有另一个身份——茅山修士!

    当年我爷爷的父亲,为了抵抗侵略战争当起了土八路,在一次战斗中,为了躲避鬼子的扫荡藏到了一个道观之中,并带出了一本《茅山道术》的手抄本,将里面内容学了个七七八八,后来又传给我爷爷,只是到了我父亲时正值革开放,老爹忙着下海做生意,所以这茅山道术却是被爷爷隔代传了我,当然,我的水平和他老人家相比可就小巫见大巫,只能说略懂皮毛一二。

    闲话不多说,言归正传。

    阎妍听得入神见我停了下来便着急的问道“然后呢?然后会怎么样?”我继续说道“一旦她吸收饱了阳气,不散的怨念就会饱满,然后变成厉鬼”

    阎妍听我说完,顿时着急道“那你还不赶快把沈靖抱出来,她,她在里边被吸了一上午了”

    我摇了摇头说道“还好你出来了,沈靖在里面没事”阎妍瞪大了眼睛看着我问道“这话怎么说?”

    此时交谈了一段时间,我心中的恐惧也降低了不少,看着阎妍这么好奇我打笑道“就你这样,那鬼来了还不得吓死啊”

    阎妍冲我一瞪眼,在我身上掐了一下骂道“死慕容天,都什么时候了,还拿老娘开玩笑,赶紧给我进去,不然老娘扒了你的皮”

    说着,阎妍一把将我拽到了门口,想要推我进去,她力气很大,我只能用双手撑着门。

    “诶诶诶,姑奶奶饶命,小的下辈子当牛做马,也给你拔草吃行么”我一边反抗,一边求饶。

    谁知道阎妍力气极大,她抬起一脚,踹在了我的屁股上“去你的,还给我拔草!”我被她踹得一个踉跄进入了606寝室。

    阎妍这一脚力气极大,可能是被我气着了,我向前冲了几步,脑袋差点没碰到女尸红色的高跟鞋上。还好我及时停下了脚步,下意识屏住呼吸,不让阳气泄露太多。

    身背后,只听见咣当一声,门被阎妍关了个严实。

    门外阎妍的声音喊道“不把沈靖抱出来,你就在里边陪她”我心中大骂啊,这个要命的姑奶奶啊,上辈子我是不是喝了你的花酒,欠了你的肉钱啊,你怎么这么对我啊。

    但如今,想出也出不去了,一味的在这害怕也不是办法,稳定了一下心神,找到了寝室里吊扇的开关,将它关掉。

    随着啪的一声,吊扇和女尸停止了转动,我屏住呼吸,仔细观察了一下女尸。

    这女尸吊在吊扇上,湿漉漉的头发,眼珠吐出,但死之前没有痛苦挣扎的痕迹。

    如果一个人上吊死,在吊上去直到窒息的那个时间段里是非常痛苦的,她本能的求生欲望会不断的挣扎。

    但是看这女尸的衣服没有一点褶皱,鞋子也穿在脚上,可以说明她没有挣扎的痕迹。

    女尸的右手蜷缩,似乎握着东西,我虽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但是的确没有勇气掰开她的手看看她攥着的是什么。

    我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标准的女生寝室是,没有男生寝室那么乱,六张上铺床分为两排,每张床下摆放着一个写字台,阎妍的床铺在最外边,沈靖的床铺在最里面。

    对面前两张床叠得十分整齐看样子就是阎妍所说的周五离开的两位同学,而最后一张床,和阎妍与沈靖之间的那张床很乱,想必其中一个就是这个人的床铺。

    我将目光移到了这两个人的书桌上,发现就在阎妍与沈靖之间的那张床下的书桌上,摆着一个相框,里面是她和一个男人的照片,这男人很眼熟,但是一时间也想不起来是谁。

    不大的寝室一眼就看完了,我不再多想,轻轻换了一口气,绕过吊着的女尸走向沈靖的床铺。

    当我与那女尸并排的一刹那,我感觉那女尸的脚似乎向我这边倾斜了一下,我立刻一躲,心中一惊,立刻想到了爷爷给我的书中提到的阴煞食阳的事情。

    茅山术中提到,阴煞是人体的一种怨念,像我之前给阎妍解释的那样,在人死后的一段时间里,怨念会聚集在身体周围不散,如果在这段期间它吸收了足够的阳气,就会变成鬼,怨念越强,鬼越可怕。

    当怨念在尸体中散不出来,就是另一种情况,那就是尸变。还真如我所料,这个女尸的确有极强的怨念,我刚刚吐出一口气,引来了这么大的反应。

    如果再来几个血气方刚的男子恐怕……此刻我不敢多想,连忙爬到了沈靖的床上,不幸中的万幸,沈靖是纯阴体质,这样的人即便是阳气也不是厉鬼喜欢的类型。

    所以,我一把抓起沈靖跳了下来,在跳下床铺的同时,眼角余光扫向了窗外,心中顿时一惊,我也没敢停留,慌忙的冲了出去。

    “我草,大姐你是想害死我啊,把门关得这么严”一出寝室我就大声骂了起来。

    阎妍见我将沈靖背了出来笑道“我还不是要训练一下你的胆色,要不以后怎么成为合格的干探啊”

    “我先把你干成碳,你知道里面有多危险么,我大气都不敢喘”我刚说到这里,就感觉身后的沈靖动了一下,我马上转过身子,摇晃了两下她那柔软的身体,又掐了掐她的人中“沈靖,沈靖”

    沈靖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砸吧了一下嘴看了看我问道“你怎么在这?”

    我和阎妍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沈靖问道“你没事吧?”

    沈靖却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样说道“怎么了?我不是刚睡醒么”

    我无奈啊,忘了,这丫头神经病啊,人格分裂啊,不愿意看到的东西会自动屏蔽。

    我又问沈靖“今天早上?”

    沈靖伸了伸懒腰说道“是啊,今天周六所以我睡了个懒觉”

    我看了看阎妍,阎妍拿胳膊肘拐了我一下,示意我别把事情告诉她。

    我点了点头心想,可能对她而言,不知道要好过知道,可能她再知道一次,会再次昏倒一次,然后起来以后就又全不记得了。

    我故作镇定说道“没事,什么事都没有,咱们不是约好去吃饭嘛,时间不早了,走吧”

    沈靖推了我一把说道“你见过谁家美女穿着睡衣头不梳脸不洗的就去吃饭啊,等我一会我去收拾收拾”见她推门要进屋。

    阎妍立刻把她拦住说道“要不咱们赶紧去吧,你看我都饿瘦了,别捯饬了,又不是没穿衣服,这样挺好看的”

    沈靖看了看阎妍说道“就你还饿瘦了?听说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没?你要是瘦死能比骆驼还大,哎呀不跟你说了,我换衣服”说着沈靖就推门要往屋里去。

    我见不好,眼看着沈靖就要把门推开了,我急中生智一把搂住了沈靖的脖子往回拽了一下说道“有件事我跟你说”

    然后小声在沈靖耳边说道“阎妍昨天晚上丢了点东西,她报警了,一会警察就上来搜,她知道肯定不是你偷的所以把你叫出来,咱们赶紧走保持现场”

    沈靖听我这么一说忙看向阎妍,阎妍也不知道我跟她说了什么,但是配合的点了点头。沈靖也就相信了,随我们走了下去。

    刚下到四楼,便看见四五个穿警服的人向楼上走去,我和这几个人擦肩而过,仿佛有什么话要说却一时间忘了,当我走到2楼的时候,我猛的一拍大腿喊道“坏了!”

    阎妍和沈靖被我吓了一跳。阎妍说道“干什么大惊小怪的,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

    我此刻心跳加速,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感觉,我绕过了沈靖小声对阎妍耳语道“还记不记得刚才我和你说的阴煞的事?”

    阎妍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记得,你不是说厉鬼,吸阳气么怎么了?”

    我指了指楼上说道“刚才四五个移动阳气瓶进屋了”阎妍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半晌问道“那怎么办?”

    我拉起二女说道“这个楼这段时间不能住了,如果我猜得没错,这才是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