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分彩app

    更新时间:2018-08-07 10:02:15本章字数:2722字

    入秋的第一场雨终于姗姗来临,雨打在枯黄的叶片上没有停留顺着叶片尖儿滴落下去打湿了地面。

    秋风肆意捶打枯草,毫不客气从站在路边张望的小脸上掠过顺道掀起一缕发丝,风过,发丝归复原位。顺着发丝看下去,是一张稚嫩集小精灵般可爱的脸蛋。

    这是一位五年级小学生,小学生脖子上系一条鲜红的红领巾,小手攥住一张考卷,考卷上有两个大大的圆,还有一个竖一。

    考卷上有名字,叫慕千羽。

    慕千羽在这里等他晚归的父亲已经足足等了一个半小时了。

    有人经过小慕千羽的身边关切的问他怎么还不回家,他乖乖的笑了说等爸爸,爸爸很累,很累,但只要看见他的一百分爸爸就很开心。

    这是小慕千羽已经第七次站在距离家门口不远,爸爸走向工作地点的小路上了,家里的妈妈早就张罗好饭菜准备庆功儿子考双百分还有老公慕新良三十大寿的生日。

    真可谓是双喜临门,原本很喜庆的夜晚,却因为爸爸的晚归搞得有点不开心起来。华灯初上,夜幕来临,小慕千羽第十次到小路上张望,最后还是秋雨下得可以淋湿衣服才被妈妈拖回家。

    “妈妈,爸爸为什么还没有回来?”小慕千羽手里攥住考卷,问话之际眼睛还是死盯着门口,深怕错过什么。

    长夜漫漫,慕千羽的爸爸最终没有回来,到了晚上他做了一个,梦见爸爸搂着他笑眯眯的看着他的考卷,他看见爸爸脸上的皱纹都笑得没了,爸爸说千羽真乖,爸爸要奖励你,然后爸爸掏啊掏掏出来一颗血淋淋的肾脏轻放在惊得目瞪口呆吓得不知所措小慕千羽的手掌心,随之那颗血淋淋的肾脏化成一滩浓稠的血水,血水顺着指缝滴答而下——

    正文;

    诡案侦探所真的成立了却没有慕千羽想象到的那么顺利,开张几天下来,几乎没有一个顾客光临,好在诡案侦探所有入股者若干,要不然他真的要闹大笑话还得喝西北风了。

    这天,店铺依旧冷冷清清,忽然慕千羽眼前一亮,犹如在新鲜血液中注入一股清泉,又像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那般他看见了她。

    她有着一头利落的短发,透着英气的俏脸,得体职业装内那呼之欲出的饱满,馋得某人挪不开视线,特别是那充满弹性和爆炸力的匀称长腿,无一不震撼着慕千羽的眼球。

    她在看门楣上新挂上的招牌,诡案侦探所!

    他在看她修长腿,只可惜入秋了,无法看得更透彻一些。

    短发美女仰头,一脸深沉,两手不空的她,把手里的东西暂时放在柜台上,专注的样子看那高悬在门楣上的几个字看得入神稍后说了三字;“有意思。”

    慕千羽从来不吝啬面对美女露出笑脸,他的笑脸很专业,除了美女“嗨,你有需要帮助的?”

    “你能帮我什么?找新闻,还是八卦那种,某大人物三角关系等等都可以,你有吗?”

    乍一听对方的专业术语“记者?”慕千羽心知肚明阴笑一下,举步上前道:“美女贵姓?”

    美女警惕性蛮高的,一脸闲人免近不好惹的表情怒道:“凭什么告诉你?”

    “我的侦探所开张以来,你是第一位顾客,我给你打八折,就你刚才说的那些单子?我看……”慕千羽故作认真,思考状,鼻子耸一下嗅闻到来自对方淡淡的体香,心里窃喜,人世间还真的有自来香这种东西,表面上却一本正经的说:“给你打八折,因为你是美女,算下来应该是十五万零点,我就把零点给你去除,给整数十五万吧!”

    “切,你去大街上抢吧!”美女不屑的撇撇嘴,撇一缕香风头也不回走得飞快,深怕某人出手拉住她似的。

    “啧啧,可惜……”慕千羽的目光追随美女好远好远直到看不见为止才不舍的收回。看墙壁上的挂钟,时间正好,转身收拾一番,取了一件面子衣服穿戴整齐正预备出门,忽然看到刚才离开的美女忙忙慌慌返回,一路走一路盯着经过的路面看。

    本来想要去医院看望母亲的慕千羽见美女自己又走回来,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他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柜台上放了一个黑色塑料袋,也不知道塑料袋里的是什么东东,他随手提了对前来寻找东西的美女说:“喂,你是不是找这个?”

    美女看他手提的黑色塑料袋,一张脸歘的绯红,顿时不好意思却莫名的怒怼慕千羽道:“你变态,拿我这个干嘛?”然后很快的一把夺过,看也不看被搞得头大,做好事还挨骂的慕千羽,就急匆匆顺原路走了。

    什么人这是!

    慕千羽走出侦探所,回望一下自己毕生的心血结晶,不由得粲然一笑。诡案侦探所这名字好。怎么可能不好?这可是几颗脑袋想破了才想出来的好名字。

    几颗脑袋有荀明堂,还有凌冰,单柳不算,至多算一跑腿的。

    开侦探所是慕千羽打小就存在的想法,不为别的,单是爸爸那件事他也必须尝试一下,成败不重要,重要的是参与。有很多人不明白,就慕千羽这条件加上学历,他找什么工作不好找,偏偏要开这么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侦探所。

    一辆黑色夏利吱嘎一声停在距离慕千羽店铺不远的地方,接着从车上下来一位时髦女郎。

    时髦女郎长得一张好看的娃娃脸,白净肤色,从外套、卫衣、裤子到袜子,除了那双特别亮眼的名牌球鞋,其余都是红色。

    “千羽这边。”时髦女郎朝慕千羽挥手大喊。

    慕千羽看时髦女郎,心说:火闪娘娘?嘴里喊道:“凌公主驾到?我不是给你说了,有荀明堂用摩托车搭我去医院的,你跑来做啥?”

    “慕千羽,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是特地放下千金之躯高贵的自尊来接你的,你这不识好歹的话显得你高尚我低贱是不是?”

    慕千羽不客气的坐上车,边系安全带边丢给对方一句话说:“去,瞎说,那我们走了荀明堂来了咋办?”

    凌冰公主微微皱眉,对荀明堂的迟到很不爽的说:“他还没来,是不是又被那家的美女吸引住了,忘记了给你的约定?”

    “他敢!”慕千羽嘴里的敢字说出来,来自侧面传来气喘吁吁的跑步声,接着闪出一位稍矮他一个头,相貌依旧千里挑一的美男子来,他就是慕千羽嘴里的荀明堂。

    荀明堂是学医的。

    别人学医医人,要么是兽医,专门针对宠物啥的。他倒好,医活人,也医死人。

    慕千羽开诡案侦探所,有凌冰入一股,也有荀明堂入股带协同破案的协议。荀明堂坐好,车子呼啸而去,吓得慕千羽一脸白,嘴里嘀咕道:“女司机真要命,看谁不顺眼就冲冲冲。”

    凌冰对慕千羽的话不以为然道:“这有什么,我们三要是怎么了才好,不能同月同日生,但能同月同日死。”

    “我去,别介,你们俩打情骂俏别拖累本帅哥。”说话荀明堂刻意的伸手抹了一把油光铮亮的发丝。

    慕千羽注意到他的发丝,看了许久,打趣道:“你这是抹的不要钱的发油?”

    荀明堂挑眉瞪眼,昂头一系列装逼的姿态完成之后怒道:“谁说不要钱,还是最贵的牌子货。”

    装逼的病也是病,可惜他是医生不能治疗这病,凌冰暗笑,说道:“傻蛋,人逗你玩的还那么认真的答复。”

    慕千羽看这两货色蛮登对的,可偏偏某人看不上,非要纠缠不清自己。

    “凌公主,你的任务是开车,不能打马虎眼,我是最怕坐女司机的车。”

    凌冰眉头一挑挑衅的眼神对慕千羽说:“要不你来?”

    “别以为我不敢?”

    慕千羽开车,就荀明堂也不敢坐啊这个,因为他根本就从没有摸过汽车方向盘。但这话他不敢说出来,怕挨揍,于是他委婉的劝阻道:“算了,老慕你还是坐稳当点的好,保重身体要紧,接下来还得去看望伯母老人家的。”